[全职/周江]遇狐(1) (2.14更新)

※架空古风,攻皮受大大是狐狸精,小周是一般人类,雷者莫入。

  


蓊郁密林中,一道身影藉着枝叶间筛落的月光疾行。虽然沿着官道走更为妥当,但官道为求地形平稳,不免曲折许多,可就不利赶路了。周泽楷深思其中利害,最终还是舍弃了官道,直接翻越山头,仗着手底功夫过硬,他相信遇上劫匪精怪时,即便战不成,亦尚有自保能力。


周泽楷夜探之密林位於贺武山深处,此山素有精怪出没一说,因此附近里民向来不敢夜晚滞留於此。青年敢於挑战传闻,显然不仅是具备勇气,光凭其行走於遍地落叶枯枝的林间仍未闻半声跫音,亦足见轻功修为之深。


青年令不少江湖女弟子一见倾心的俊美五官,此刻却略显疲态。这也是自然的,周泽楷已连续赶了数日路程,除偶尔进城补充行粮外,几乎未曾稍息,虽借内力而较常人更能远行,但练武之人也并非铁打的身子,此刻他脚下虽速度不减,实际上内力已将近耗竭,再硬撑下去就会伤及根基了。


赶路极耗真元,要非一路上实在耽搁了不少时间,周泽楷也不会出此下策。此次他离开轮回教总坛远行,目的便是代表教内参加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而结果不负教内所望,周泽楷初登少年擂台便声名大噪,夺下此届比武大会新人头筹,更抬升了轮回教此一小派不少声望。


总坛原本令周泽楷结束任务即刻赶回,好挟盛名举行登位大典,却没料到周泽楷的亮眼表现让不少名家大派动了心思,一路上他寄宿的各武侠门派都一再挽留,希望能早日让教内女弟子或门派千金和这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订下婚事。


周泽楷身手犀利,嘴上功夫却不甚俐索,愣是在各处磨了好半天,最後一概用「回去请示教主」推托才得以脱身--至於回到轮回後交接仪式一成,教主即是周泽楷本人一事,他聪明地选择了瞒下。


只是当周泽楷终於想出推托之词时,距原先总坛订下的回归日程也过去了大半,因此他才决定冒险越山。即便他曾听教内长者说过,有些力量强大的精怪非凡人可招惹,避开为宜,而贺武山又是有名的风水灵地,但事态紧急,他实在也别无他途。


周泽楷掂量着仅存的内力,一面思索是否太过高估了自己,一面俐落地飞身朝湍流投去。足点溪石,几个起落後,青年双足安稳地踏上了岸边软泥。正打算继续上路时,林中深处灯火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此等深山也有人居住?周泽楷好奇地朝灯火走近後,发现树林尽头竟是一间石屋,石屋後不远处则是山崖。屋子不算豪华,却还称得上精巧。由於此地建筑并不多见石材,或许屋主是异乡旅人也不一定。


忍不住於门前伫足了会,或许是因耗费了不少真气,周泽楷此刻竟萌生了上前敲门,借宿一宿的念头。但转念一想,就连樵夫也不会住在离村落如此遥远的地方,此人若不是同他一般行经此处借居空屋,便是长期隐居深山。


若为後者,屋主不是有意避开人烟的一方高人丶便是……来历不明的精怪。

思及此,周泽楷立时打消了借宿的念头。但才转身踏出一步,身後木门便伴随些微的空气流动推了开来。同时,一道平稳的人声也随之响起。


「还道是平时来我菜园作乱的山猪呢,想不到竟是人,这可真稀奇。」


对方都出声了,周泽楷也不好意思充作未闻,脚步顿止,转身道。

「抱歉,并非有意。」


他打量着下站在门後的青年,朴实的五官不甚出奇,但带着笑意的明亮大眼衬出了几分温和,感觉很是亲切。对方亦用好奇眼神探寻周泽楷一身上下,遥遥指向山另一头的官道,忍不住调侃道。


「哦,那便是无心路过?此处离官道可有段距离啊。兄台又大半夜的徘徊山林,莫不是化为人形的精怪?」

「呃……真是赶路。」

见周泽楷一脸局促,屋主这才不再玩笑,道。

「在下也推测是如此,见兄台仪表堂堂,这才调侃了几句,请少侠莫见怪。方才少侠立於寒舍门前,恐怕是想借宿一晚吧?寒舍虽没有空房,但木榻勉强挤下两人还是可以的。」


周泽楷原本的主意是有片瓦遮蔽就成,一听还有床榻,不禁怦然心动。但顾虑对方来历不明,又不免有些犹豫。

「打扰?」

「一宿无妨,可别是长住就成。」青年轻笑,眉眼都弯出了浅浅弧度。「敢问兄台名号?」

和危机感拉扯了不久,疲倦很快便占了上风,周泽楷豁出去地跟在青年身後进屋,一面报上名号。


「周泽楷。」

「那在下便唤一声周少侠吧,在下姓吴名浪,落脚此地行医。」青年领他在屋内唯一的木桌前坐下,一如其所说的,桌椅和一旁架上都摊了不少晒乾的药草。吴浪俐落地将部分药草移开,这才腾出了个空椅予他。


「行医?官道……远。」配上手势,周泽楷立刻将对方方才的玩笑话原句奉还了回去。

「有几味药草得仰赖灵泉养活,不得不居於此,平时邻里亦是有村医治不得的病痛,才会央人来叫诊。」面对周泽楷的反击,吴浪先是解释了一番,後又忍不住笑道。


「少侠虽寡言,思绪却不慢啊。」

不善言词,在寻常人眼中多半代表了脑筋迟钝,地方世族出身的周家当年也因此认周泽楷个性温吞丶反应迟缓不足以仕官,於是趁周泽楷年纪尚幼,将他送上了轮回山习武。


虽然一开始习武吃了点苦头,但周泽楷并不怨家人当初的决定,甚至於发现自己天生是练武奇材後,还十分感激家人替自己选的路途。毕竟武林中人不论黑白,用硬功夫说话才是真理,不必多费口舌丶只需追寻更高的境界,相当符合周泽楷的个性--毕竟如黄少天那般剑未到声先到的高手,放眼武林也属异数……提到此点,周泽楷实是感慨良多,连连点头。


「常有偏见。」

初逢的吴浪自是不知周泽楷的人生经历,闻言却没有多问,仅是侧头想了想,便道。

「少侠的意思是世人经常对木讷寡言之人有所成见?」

「嗯。」周泽楷眨眼,十分惊喜。即便自幼一起习武的师兄弟,有时也很难一次猜中他所欲言之事,初次会面的人能瞬间理解自己话语,不论是否瞎蒙上的,都省心许多。


「见少侠表情,想必吃过不少闷亏。」吴浪笑笑,拣了张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又道。「时候不早,在下尚要分装明早交货的草药,少侠若要就寝,後头便是内室,尽可自便。」


本来周泽楷仅是想找地方运功恢复耗损的气,顺带休息一晚,有个片瓦遮天已是意外收获,而遇见能和自己对上话的人,却是比一张深山中的木板床更为难得。如今周泽楷反倒是舍不得睡了,坐挺身子後便找了个藉口道。


「真气耗损,运完功才睡。」

「真气耗损?」吴浪闻言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总算想起。「是了,少侠方才说在赶路。不如在下准备点蔘酒,也好帮助行气?」


青年言毕也不待周泽楷回答,放下手边药草起身,先是由木橱里拿了酒,又取了小壶和杯子回来,斟上一杯推到周泽楷面前。


「可惜此刻无暇替少侠暖酒,少侠将就着喝吧。」

「谢。」周泽楷憋了片刻後也只想得出一个字。见吴浪摆了摆手称不必多礼,又道。「不必称少侠。」

吴浪回到位上,继续埋首将药草整理进木盒的工作,问。「那如何称呼好,小周?」


周泽楷随意点头同意,但仍不禁打量眼前的斯文青年,纳闷对方样貌顶多和自己同辈,怎也不像比自己大,怎麽一开口就叫上「小周」?亏得周泽楷并不在乎吃口头亏,要是换作性情暴躁点的人,硬生生被叫小了还不知得多麽憋屈。


周泽楷端起面前的酒杯,才啜几口,便感到一股暖流由腹部升起,不禁称善。

「好酒。」

「那是自然,三十年蔘酒,有利安神益气。」兼壮阳。青年笑了笑,并未将话说尽。


正准备再自斟一杯的周泽楷闻言一惊,若吴浪所言属实,这酒可是十分珍贵,却不知对方怎麽就随手给了尚无交情的自己。青年注意到他斟酒的手僵在半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两道眉眼弯如钩,煞是好看。


「相逢一场,往後也不知有无机会再见,小周安心喝吧。」

「……谢。」

「实在不必谢我,那酒一个人喝也没意思,给你喝倒好。」


对方既然这麽说,周泽楷倒也不再推辞,大方地喝了起来。

於是两人便这般随口聊了将近一个时辰,周泽楷酒喝多了,便也瞎缠着硬要助对方完成工作,好当借宿一宿的谢礼。没想到一面依吴浪指示分着药草,眼皮却愈来愈重,又因自己承诺在先,只得强撑睡意。待吴浪阖上手边最後一个木盒时,轮回少主人终究是不敌周公召唤,趴倒在桌上丶发出了平缓绵长的呼吸声。


「以人类而言撑得倒挺久。内力雄厚,可别半途醒了才好……」吴浪伸手抚着青年因醉意而染上淡红的颊侧,想了想,还是加了个迷魂咒上去。


「好了,如此一来即便明日在山洞中醒来,也只会以为是一场梦。」

大功告成,吴浪正欲伸手将人扛往内室,却在见到周泽楷右手还抓着一把草药时,心生了些许歉疚。


「好吧,宿费也付了……就留你到天明吧。」


-----------------欲知床笫後事,請待下回分曉(乾)

太想寫狐狸精江副了於是我寫了,前面的相遇好想跳過啊TT

我只是想寫江副的蓬蓬狐狸尾巴........

太久沒碰古風了抓不住寫法,不古不今的部分請自行跳過←(2.13)

總算更新到狐狸精開吃前~大家元宵情人節快樂
農民曆說今日不宜行房,小周隔日再戰哈

&新章周大大再度發揮他人氣第一的身份大顯神威,
輪迴男神代言費又要往上加碼(輪迴經理和馮主席雙雙喜極而泣)
再度用很久以前發文時說的話.....

周隊你這麼帥你家副隊知道嗎!!!(他知道)(2.14)


评论(24)
热度(78)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