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周江]娶个媳妇好过年


※私设江波涛是南方人
※CWT36新刊试阅,出书版会再修正。

熙来攘往的S市机场入境大厅中,高挑俊秀的青年混在人群里仍是那麽显眼,江波涛远远就望见了周泽楷,一阵好笑地放下正打算拨号的手机,悄悄绕到青年背後,轻轻在对方耳边吹了口气。

「!」周泽楷吓了一跳,火速回身,便看见江波涛凑得极近的脸庞,双眼笑得弯成两个小小的勾月。

「走吧,又要去你家叨扰啦。」江波涛没有让恋人接过手上少少的背包,但周泽楷还是固执地朝他伸了几次手,两人边走边无声地交换了几次攻防後,江波涛乾脆直接把自己的手塞进了对方的掌中,周泽楷这才总算安份下来。

周泽楷拉着他在人群中穿梭,感受着路人时不时盯着两名大男人手牵手走路的异样眼神,江波涛几乎都要以为这才是青年一开始坚持要帮他拿行李的目的。

两人都不会开车,所以两人还是选择了公众运输,兴许是不少人回乡,车厢没有平日拥挤,有些小店乾脆不营业了,虽然这不是江波涛第一次春节期间待在S市,但每次都还是不太习惯这印象中总是繁忙的城市有些冷清的情景。江波涛的故乡在比S市更南边的地方,今年又是先回了老家一趟吃完年夜饭再飞回来,一踏出地铁站就感受到了S市湿冷的空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闻声望了过来,抓起两人牵着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附近行人不多,至少和菜市场般哄闹的机场比起来是少太多了,周泽楷的口袋里又着实暖和,江波涛乾脆就由着他,没把手抽了出来。

临近晚餐时间拜访别人家其实并不是很礼貌的行为,但是新年期间飞机票难买,江波涛也没办法挑到更好的。跟在周泽楷身後踏进青年的家门时,江波涛从周母笑着招呼自己进厨房帮忙准备,不再像前两年那样让自己坐在一旁等待开饭的态度,知道周家父母大概察觉到了那些自己和周泽楷希望他们明白的事情。

这是江波涛的主意。原本周泽楷交往後打算直接向父母公开,江波涛想想觉得初次见面就是在儿子出柜的场合对老人家太刺激了,可能会有反效果,这才提出先以好友名义出现在两老面前,过年期间再试试水温。


为了这个温水煮父母(?)的计画,前两年的除夕江波涛都以买不到回乡的票为由,腆着脸皮加入了周家的年夜饭,还好在周家父母的理解中S市外来人口众多,回乡票本就极难抢,竟也不排斥家人团聚的时刻多了他这个外人加入。

连续两年下来,江波涛觉得时机似乎差不多了,才提议今年不在S市过除夕,改成初三上门拜访。

「改变战术?」周泽楷听完之後,不解地偏了偏头问道。
「嗯,我觉得应该可以试探一下。」江波涛笑了笑,道。

之前为了不在初次见面就引起周家父母疑心和反感,江波涛用了个很正当的理由--「买不到回乡票所以一个人留在S市,然後被看不过去的好友带回家里」,但这顶多让人明白他们是感情很要好的朋友,完全不会让人联想到出柜这回事。

但今年明明已经回家过年,年节还没过上几天又特地过来拜访,虽然还远远不到开诚布公这一步,但这并不是一般朋友会做的事。江波涛就是想趁机看看周家父母的反应,万一情况不对头,好歹还能先糊弄过去再等下个时机。

结果看这反应,搞不好可以期待一次就成功啊?江波涛一面和周母闲聊,见对方完全没有排斥自己的感觉,忍不住想道。正当他想得入神,周母的声音突然传来。

「波涛?手上动作别停啊,锅底会烧焦的。」
「啊丶抱歉。」
「没事没事,我刚刚讲到哪?」妇人喃喃自语般想了一会,手上仍旧忙活着。
「啊丶对啦,上次我朋友带儿子过来串门,那孩子本来好像觉得很无聊的样子,到处走来走去,然後突然就激动的大叫一声,吓得我们两个还以为发生了什麽事,结果才知道他是看到了电视旁那些泽楷拿回来的不知道什麽的奖杯。」

江波涛回想电视旁的那堆奖杯,除了摆在轮回俱乐部里的两座总冠军以外,最佳新人丶最佳搭档丶还有赛季MVP丶守擂之星和一击必杀等等的单人奖项几乎都快被周泽楷收集完了,每个奖杯无一不代表荣耀玩家心中的至高荣耀。


周家父母虽然不太清楚这些东西在玩家眼中的价值,但还是很骄傲的把它们摆在玻璃柜里,跟一堆旅游纪念品交杂着陈列在一起,大概是想让来客看的东西都会放在那个柜子里吧?自己初次看到时,也是觉得这感觉可爱得令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一定是荣耀的玩家。」想到这里,江波涛语带笑意。
「对啊,我提到你也常来我们家走动後,看那孩子激动的,还一直说想要你们的签名,没想到玩个游戏也会有这麽多粉丝。」


「小周的粉丝可多着呢,人气投票排名也一直都很靠前。出个门都像明星一样。」江波涛笑道。
「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那孩子回家也老是不说自己的事,我跟他爸当初听他说不升学了要去打游戏,担心的很呢。」

这倒是从没听周泽楷讲过。
趁着当事人不在厨房,江波涛立刻把握机会偷挖起了八卦。

「那小周当初是怎麽说服您们的?」
「那孩子哪会啊?他也没你这麽会讲话,就直接带经理过来说什麽已经想好了。他那脾气就是这样,其他东西都随便,遇到想做的事就不怎麽听劝的。」妇人一面说道,突然指了指他身後。

「哈哈,小周的个性确实是那样。」江波涛从碗柜里抽了个盘子递上,一面回应。

「就是,我和他爸本来听说是专职打游戏坚决不想同意,一看合约上的薪资吓了一跳,想想我们家儿子这麽个性格大概不容易找到比这条件更好的工作了,乾脆就由他去试试。」

「还好当初伯母答应,不然我们就没有队长了。」江波涛关了炉火,站在一旁看着周母将食物腾到盘里。

「其实我们原本还怕没几年他没得继续,要改做一般工作需要费不少工夫,想不到这麽多年就这样过来了,好像也好好的没事。」

「嗳,荣耀今年才又升级了游戏,应该还会继续很久呢,伯母就别担心了。听说最近有别国的职业圈来向联盟打听,搞不好到小周退役时我们已经拿了一个世界杯冠军回来也说不定啊。」

「唉,说的也是。我们也知道那孩子从来不会做什麽对自己不利的决定……而且说来工作有了丶媳妇儿也有了。荣耀这游戏也真是挺不错的。」周母将炒锅放回流理台,端起菜盘走了出去,一面朝外面喊道。


「吃饭了,泽楷去厨房把汤端出来。」


江波涛直到周泽楷踏进厨房那刻,都还在被周母自然而然脱口的话震惊得找不着北。周泽楷歪头看他站在炉子前发愣,问道。

「汤?」
「呃……好。」江波涛忙不迭将大汤碗递了过去,在周泽楷踏出厨房的前一刻,还是忍不住唤了自家恋人一声。周泽楷回过头来,静静等待下文。


「呃……那个,小周你已经和父母谈过了吗?」

青年闻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
「没事。那个……他们可能已经答应了。」

周泽楷闻言先是惊讶的睁大眼,随即笑了开来。江波涛看到他的表情,这才後知後觉地想到被承认了有多值得高兴,不过直到跟在周泽楷身後到饭厅前,他都还在默默地想着一件事。

伯母到底是如何确定他儿子带回来的是媳妇还是儿婿?

 
--完
课後讨论学习重点(错):
一丶心脏儿媳妇江波涛挑在初三上门拜访的涵义
二丶神秘的周妈妈到底有什麽通天手段可以区分攻受(X)

现在发过年文好像还太早了点XDDDD 其实有几段文字是很久以前就想到的,一直没想到该在什麽情境下出现,这次总算用上了!我的无用小段子清单又少了一些!

&实体本番外大概会是当天晚上从衣柜里挖出小周高中制服的制服扑类(乾莫名其妙)XDDDD  

再此想请问内地姑娘们,你们的高中(还是内地叫高校??)是有制服的吗?? 有没有推荐的好看制服可以让我参考参考←(伸手牌走开)

评论(70)
热度(88)
  1. m13821923571百樓 转载了此文字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