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江】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全)


※叶修A+江波涛B的ABO设定,雷者莫入
※ALL江群七夕活動文

直到被闹钟吵醒前,江波涛这整晚几乎可说是一觉好眠,连个梦也没有做。

若是平常的他,此刻大概会神清气爽地起床,准备迎接一天早晨,但如今他只不过是想翻身按掉闹铃,就感觉到全身肌肉在向自己抗议。

--果真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江波涛极力避免牵动全身地将彷佛挂了铅块的手缓慢伸出去,脑中冷不防冒出了这句话。

就在轮回副队与肌肉酸痛奋战时,身旁的人快速地伸手捞到了手机,停止那扰人的声音。


「……哟,小江醒了吧?」叶修晃了晃手上的机器,笑着对江波涛道:「待会在机场好好跟哥说说,你们昨天轮回聚会到底做什麽去了啊?」


闻言江波涛只能傻笑,无比希望时光能倒流到昨天去阻止自己干傻事。


飞机是不等人的,两人起身後连忙就开始准备出门,片刻後,戴着墨镜的两名青年便抵达了S市机场。

领好登机证後,两人对免税店也没什麽兴趣,乾脆就拎着旅行袋早早到了候机室。这会离起飞时间还早,偌大的候机室里几乎没有什麽人。江波涛随手拿了本免费的机场杂志打发时间,实际上却累得什麽字也看不进去。

即便轮回选手几乎都多少有在健身,但他毕竟不是像小周那样被重点盯梢的对象,健身时间偷偷懒也是经常的。於是在昨晚过度运动下,如今江波涛全身的酸疼真是令他生不如死--尤其是令他难以启齿的後腰和双腿。


不过原本说要追究昨天情形的人,到机场後倒像是什麽都忘了般。轮回副队藉杂志掩护,再度偷瞟邻座低头滑手机的男人。


「我说小江啊,有什麽话想说就要说呀。」
男人连眼都不抬,似乎从没看向江波涛的方向,却是一开口就道破了江波涛尴尬的心情。


「呃……没有,只是要去前辈家里,有些紧张啊。」
「没事,跟家里太后说了你是来观光借住的,你不用太紧张。」

见江波涛似乎松了一口气,叶修又笑:「怎麽着,担心成这样,是怕被发现我们关系,还是我家感觉那麽可怕?」


对方的调笑神情令江波涛有些放松下来,也才终於能打趣回去:

「上次住我老家时,一根烟点好几次才点着的,好像是前辈啊?」

「再拆哥的台,你今晚就直接住我房里啊。」

「别别。这趟说好是以後辈身份去的,叶神就不要再增加我心理压力了。」

江波涛谢绝叶修直接把好後辈借住变成媳妇见公婆的提案,叶修呵了一声,伸手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接着又继续低头滑手机打发时间了。


看来前辈好像没有打算追问他昨天为何那麽失控啊。青年正松了口气,闭上眼打算小寐一下,一道悠哉的声音就突然响起:
「到了之後,我看得找间旅馆用去信息素剂再洗一次澡,你身上信息素味儿太重,就这样直接回我家的话,你就是想不变成见公婆,大概也不成。」


江波涛猛然睁眼,他今天一醒来确实是闻到自己身上传来淡淡的叶修信息素气味,但太过慌乱,竟一时忘了连他这个Beta都闻得到,那在Alpha和Omega的嗅觉中,这气味可得有多重啊?


叶修没理会他尴尬的表情,继续说道:「昨晚结束後你睡得太沉,只能帮你简单清清。」

江波涛总算找回词语,却只能扶额:「……谢前辈。」

「谢啥?都是哥射进去的,帮忙清理也是天经地义。」叶修无视青年掩饰般地猛咳,言语骚扰了一把後,才又问:「倒是你,昨晚被什麽给刺激的?见家人前一晚跑来撩拨,挺不像你啊。」

「呃……」青年扯了扯嘴角,很想故做不知对方在问什麽,但看似无法唬弄过去,只好举手投降:

「好吧我说……因为我们昨天刚好讨论到我没感受过前辈的信息素。」

「所以?这怎麽着?」

「嗯……事情是这样的。」

***
话说前一天刚好是方明华生日,队员间感情甚笃的轮回丶自然是要聚餐庆生的,所以江波涛跟叶修说了声後也就去了。

而席间不知怎地,一群单身狗话题就聊到了信息素。作为已脱团的男人,江波涛其实并不想参与这话题,省得他说什麽都会被直接联想到某位姓叶名修的大神身上,直接变成八卦。但他极力的低调显然没有用处,荣耀圈里最被看轻的选手丶在轮回队里可是核心人物呢--三两下,轮回副队就被扯进了话题中心。


「来来那边那个Beta,你来给大夥现身说法一下。」显然已有几分醉意的吕泊远抬手招招,这开场白完全就是个危险信号,江波涛正想拒绝,就被吴启搭着肩拉了过去。


「你接触得多,你来给哥们解释解释,我们这些Beta该怎麽抵抗Alpha的信息素?」


「这事你们该问小周啊!他是Alpha!」江波涛立刻就没义气地将烫手山芋丢给了队长,无视於对方头摇得像个波浪鼓。


而其他人并没上这个转移注意力的当,杜明义正辞严地表示:「不行,我们不能让队长讲到天亮,这店总得关门休息,老方他也得回家去陪媳妇儿,所以你来。」
「但我也没什麽好讲的。」
「怎麽会?你遇到的是叶修啊!那个忒没下限的心脏祖师爷!一定有各种诡异的花招!」
「没错没错!你能在他手下讨生活,果然不愧是半个心脏!」


叶神这形象真是……多亏於平日造业太深。江波涛哭笑不得地再度辩护:「真没有!我几乎没感受过叶神身上的信息素。」


见他似乎十分认真,众人这才转为半信半疑,又问:「怎可能?就算Alpha无法永久标记Beta,但一般Alpha多半还是会忍不住在伴侣身上作点记号的啊?」
「你们感觉我有吗?」
「我说江副啊,孙翔今天有事没来,在场的我们都跟你一样是钝感的Beta好不?」
「那不信你们问小周?」

江波涛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好友,就见对方很够意思地摇了摇头,表示叶修确实没有在江波涛身上留下任何一点「正常」Alpha会留的所有物标记。


周泽楷公信力果然就是高,众人这下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在座所有人都知道,江波涛的对象是联盟那个称号最多的男人。叶修成名得早,Alpha的身份自然也众所皆知,不过叶修不仅发情期不多,平时似乎也很少释放信息素,要不是嘉世的选手证实,众人都快要以为叶修是个Beta。而也因为叶修控制了信息素,所以他和江波涛在一起的事,也是过了好一阵子才被揭露--最初众选手知道这事时莫不是一脸震惊。

「我说小江,你们真的有在交往吧?」吴启有些担心。
「是呀?」
「那叶神怎就没有对你失控过一下呢?」
「不好说啊,那可是叶神呢?」轮回副队爱笑的眸子一如既往地带着笑意,但众人倒是敏感地察觉到了江波涛那些微的不开心,速速地就带开了话题。
但众人的一番话,某方面而言确实也勾起了江波涛心中在意的点,以致於他没办法完全把方才的对话当做不存在。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Beta挺好的。虽然在反射速度吃重的电竞这行打滚,他也不是没羡慕过Alpha得天独厚的条件,但Alpha并不是没有所谓的缺陷--与反射神经一样与生俱来的繁衍本能,就是他们的弱点。轮回队长就是个Alpha,江波涛很清楚当周泽楷发作时有多辛苦,平时他也看着好友为了避开重要场合--比如说总决赛--吞吞药改变周期什麽的,为了不一直吃药产生抗性,平时也得去戏称小黑屋的隔离所,直到发情期结束为止。

每当这种时候,江波涛就很庆幸自己是个对信息素钝感平凡的Beta。他这辈子不会经历那种失控感,甚至他在旁观Alpha和Omega间那些几千年来从未停过的纷纷扰扰,还有种看好戏的心情--谁叫Alpha有着世人皆知的特性,也或许可说是为人所诟病的本能。


霸道丶领地观念强丶有时显得冷酷无情或不择手段,这些特质某个程度上,几乎都与过去人称的王者风范联想在一起。但当这些特质体现在现代人的恋爱上,就不是那麽受欢迎的特质了。Omega和Alpha之间容易受彼此精神起伏影响,一看对眼就天雷勾动地火,而一旦产生负面情绪,情感也是异常激烈,几乎没有什麽善终的结局。而Beta和其他性别间很少有本能式的吸引,但也不常有极端性的生理排斥,所以现在已有许多研究表示,很多时候Beta和其他两种性别组成的伴侣,反而会更加稳定。

在还没遇上叶修之前,江波涛完全无法想像自己失控的样子。而两人成为恋人後,也还是从未体会那传说中「标准Alpha」的本能,这就不禁令江波涛纳闷起来。


很多人曾问过他们两人为什麽在一起,江波涛每次都回答聊久了看对眼。也曾有人问他会不会是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毕竟Beta只是钝感,但不是无感。关於这点江波涛完全无法回答--因为,他从来没感受到那种东西过啊。
究竟是为什麽呢?江波涛啜着调酒,突然就有点郁闷起来。
手中杯子突然被抽走,轮回副队抬起头,就见隔壁的好友手上拿着他的杯子。
「喝太多了。」周泽楷说话,一如往常地省字数。
「有吗?」
「嗯。明天头会痛。」
派对中心人物方明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便挥了挥手:「小江明天还要搭飞机去叶神老家吧?早点回去吧。」
众人当然不会放过这鼓噪八卦的好机会,纷纷起哄要江波涛拍叶修老家的照片传群里给大家看,江波涛呵呵两声就带了过去,再次向方明华祝贺後,就这样离开了派对。


坐在计程车上,不习惯的酒精让青年觉得浑身轻飘飘地丶像是泡在暖呼呼的海洋中--或许被标记後的Omega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江波涛回想某些访谈曾看到过的Omega亲身体验,试着在脑中揣摩,但果然还是很难想像。

到底被标记是什麽感觉?
前辈不对他放出信息素,又是为什麽呢?


虽然他不认为两人之间其实没有感情,毕竟前辈虽然平时没下限,但并不是真的恶质,不会开这种玩笑,所以江波涛很快便排除了对方其实不重视自己的猜想。

不过果然还是很想知道原因啊。


俗话说好奇心杀死一只猫,当江波涛回到家後,见书房的灯还亮着,忍不住就乘着酒意站到那人身旁,凑过去吻了对方。
「哟,一回来就这麽有兴致?」叶修用眼角馀光将没编辑完的银武存好丶退出帐号卡,刚到家的醉鬼也已笑眯眯地坐到了他腿上。
「前辈--」
「嗯?」


青年没说什麽,只是笑容满颜地又唤了几声。
「啧啧,你这醉的,爱惜选手生命,远离酒精啊!」叶修伸手将没坐稳的青年捞回来按好,就见对方忽然凑得极近,两人鼻尖几乎要贴在一起。

「前辈的信息素是什麽样的?」
「哦,怎麽突然问这个。」叶修从口袋里抽了根烟。
「好奇呀!前辈你怎麽不放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有什麽好放的,你以为是银武呢。」叶修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我想知道呀!啊,该不会其实是放不出来?还是前辈的性别是捏造的?」
「小江你莫胡说,哥这麽正经个人,做事特别坦荡,怎会捏造个资。」

如果叶修没有一边点烟,这句话乍听还真是十分像样。


「那你让我瞧瞧叶修大大的厉害啊。」
「呵呵。」
如果说前几句只是在胡闹,那麽叶修的坚决不同意就真的令他有些心慌。江波涛眼中的笑意微微褪去,只留下唇角那一抹弯勾:「前嘉世的队员们都见识过了,我总没理由不行吧?」


叶修也不愧掌握人心透彻,见他反应开始不对,这才叹气:
「明天不是要坐飞机?等回来再试试?」
「不等改天了,就今天!」
江波涛扳过对方的脸,就这样吻了上去。早已熟悉的唇舌交缠,因酒精作用而比平时温度更高。带着醉意的青年胡乱吻着,直到身下男人叹了口气,把指间挟着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熄。
「……你可别後悔。」男人在青年的耳边低语。

***



当两人终於停下时,夜晚已经过了大半。Beta虽然体质已经比Omega来得强健,却仍及不上Alpha天生怪物般的体能,轮回副队在最後几次时神情就已有些恍惚,结束後便直接坠入梦乡。


见对方在自己臂弯间挪了个舒服的姿势,叶修伤脑筋地伸手揉了揉恋人的发丝,就见对方似乎很受用似的,无意识地像猫儿一样,磨蹭起他的掌心。


「明天醒来可别怪哥过火啊。」
叶修笑了笑,一手继续抚着江波涛後脑,一边伸长了手在床头捞着,好不容易才把手机勾了过来。


点开选手群,叶修的手指在轮回选手们的名字上逡巡,最终还是谁也没敲地关掉手机萤幕,把手机推回了床头。


算了,等江波涛恢复清醒後再问问,轮回的年轻人们究竟对自家小狐狸吹了什麽奇怪的风吧。自己也有些倦了的叶修打了个呵欠,拥着青年舒服地入睡。

於是隔天江波涛醒来,只觉浑身彷佛被拆开来又重新组了回去,痛得只想永远和床结合为一体--但他却没法抱怨,毕竟这可是他自己做死--原本江波涛曾觉得Alpha或Omega所说的理智断线都是夸大其词,却殊不知自己经历後,才发现比传闻中有过之而无不及,昨天後来的情形他根本整段记忆都消失了,只馀满身的酸痛告诉自己,应该是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果然不该妄图挑战Alpha的体力。瞧瞧酒精都给自己误了什麽事!江波涛扶着额头,心中大喊。


***


这便是今早江波涛的心理活动,而叶修听完事情始末後,只是云淡风清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麽回事。」


江波涛据实招供後,乾脆也不再掖着疑问了,大方地问:「所以前辈为什麽平常不放信息素呢?我知道前辈可能不喜欢别人被信息素影响丶误把欲望当恋爱,但我当初是隔着屏幕喜欢上前辈的,没有这个疑虑呀。」
叶修闻言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将进入休眠的手机屏幕打开,似笑非笑道:「……你待会就知道了。」

稍晚两人的飞机抵达後,江波涛先是在叶修坚持下,找了间旅馆再洗今早的第二次澡,这才前往叶家。但当叶修那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见到他时,却还是一秒露出了怪异神情,并立刻转头对叶修说:「你这是有多没自信啊?下这麽重的记号。」


「已经下手很轻了。来之前还洗过两次。」
叶修无奈地拿下口中衔着的烟,又转头看向在一旁发愣的江波涛,道:「我看,你还是先做好见公婆的准备吧,小江。」

江波涛忽然就明白了,叶修轻易不肯动用信息素的原因。
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啊。


--END


不擅長開車的我還是硬要參與一下活動^q^(ry)

最近現實生活心力交瘁,窩只好回到二次元尋求慰(肉)藉(慾)

看螢幕太久眼睛快爆就不多說惹,

不求大家從我糟糟的文筆感受到小江美味,

只求感受到我舔舔小江的慾望(乾


&這篇也會在本週CWT上印成無料發放喔~~攤碼1樓O72自耕農協!:D

评论(12)
热度(167)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