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江】猜心(上)

※ALL江合集完結已久,發現一直忘了把稿子拿來發

※所以這篇已經是個舊文囉


对关注荣耀的人们来说,今年绝对是非常特别的一年。从兴欣战队自挑战赛出线一路到夺冠,不论其他战队支持者如何看待这结果,整个赛季八卦热度从来就没冷却过。而决赛後不久,兴欣就发布了叶修退役的消息。

虽然突然,但依叶修年纪来看,这事也不是真的那麽令人意外--何况「叶修」早退役过一次了--因此这个夏天可说是在沸沸扬扬了一整年後,终於短暂地平静了下来。本来江波涛就不像一些大神丶女选手般夏休期还有广告缠身,按理说他的生活也该跟着平静下来才对,但事实却完全相反,江波涛的这个夏天可说是和他的名字一样,「波涛汹涌」。

因为在轮回失去三连冠的那场比赛後不久,江波涛进行了人生第一次告白。
……而且还意外成功了。

虽然江波涛在荣耀圈中被誉为未来心脏接班人,黄少天也称他离「天真纯朴」四个字非常遥远,但白纸一片的感情经历并不是战术素养或「善解人意」就能补上的。即便再怎麽稳重,面对喜出望外的美满结果,很难保持平常心也是自然。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应该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吧?最初告白成功的兴奋确实占满了江波涛心头好一阵子,但如今这雀跃已转为满心疑问。原本细心的轮回副队此次行动,就不是因为对告白成功有了十足把握。

他只是因为叶修今年退役,把握最後机会放手一搏罢了。
顾及荣耀是他和叶修唯一的交集,失去共通话题後,双方恐怕只会渐行渐远,江波涛经历一番挣扎,最後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私聊了叶修。他本未期望能得到回应,却没想到结果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设想。

意外告白成功後的江波涛先是庆幸两人都行事低调,至今完全没有风声传出--「轮回副队决赛後向兴欣队长告白」,听起来还挺适合当花边电竞小报的头条新闻--但想不到这稳妥的作法竟在另一方面造成了自己困扰。江波涛甚至认为,要是彼此个性再高调一些,他大概也不用疑惑两人到底有没有在交往了。

绕了一圈回到原点,「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这就是江波涛现在的烦恼。
他并不指望叶修交往後会突然摇身一变,摆出情圣范儿--光想像那画面就有些恶寒,但交往前後相处丝毫没有变化,态度别说是亲昵丶连暧昧也称不上,这种相处状况也实在太令人困惑。

客观来看,两人小窗私聊的频率是比交往前高多了,但至今内容仍然不出日常问候,一丝「越轨」都没有,甚至告白至今两人还没见过一次面。要不是有对话记录为证,江波涛都差点要以为这只是个荒唐的梦了。虽然他偶尔会在话语中试探,但叶修四两拨千斤的回话技巧总能让话题回归平淡。

怎麽感觉这相处方式还在告白前夕呢?但如果交情不到那份上,叶神为什麽要答应他的告白?难道那句「行啊!」只是一时手快?
论职业选手的手速,深思之前不小心就回了讯息也是大有可能的事,看黄少天就知道了。但叶修也不像是会怕羞不敢澄清误会的人啊!至於一场恶劣玩笑的可能性,江波涛基本无视,叶修虽然嘲讽值太大又老爱秀下限,但本性并不恶劣,要不然他也不会喜欢上对方。

将种种线索堆积起来试图理出头绪,从不漏失细节的轮回副队却没有得出答案。细腻多疑的天蝎座本性一旦启动,还真有些停不下来--不过疑惑归疑惑,到手的机会江波涛也不打算放过,就算叶修原本并没有这意思又如何?他可以让这个选择变成「对的」。就像当初面对半信半疑的轮回俱乐部高层,他也直接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不动声色按捺住疑惑,江波涛每天都会和回老家的叶修聊上几句,既不多话到让对方厌烦,也不至於失去存在感--但随着这几天世界邀请赛的相关消息铺天盖地传来,这个让对方习惯自己存在的小小心机不得不暂时中断。
虽然官网还没公布国家队正式名单,但江波涛早就从叶修本人口中得知他会以领队身份参加,为此叶修好几天没上QQ了,估计在和家人及国家竞技总局协调。

没能参与第一届世界邀请赛,江波涛最初确实是有些失落,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只要世界邀请赛持续举办,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有一天也会被选入国家队,或许就是明年也不一定呢?因此他固然也关心这荣耀圈年度第一大事,但比起这个,还有另一件事更值得现在关注,那是一件被选进国家队後,恐怕就找不出空档来做的事。

江波涛一面浏览订房网站,想起了几天前和叶修对话时提到的「那件事」。
由於俩职业选手的手速回覆讯息跟电话差不多快,又都习惯了文字聊天,两人便一直以QQ代替了煲电话粥。
那天的话题是叶修住回睽违十年老家後的种种不习惯。在荣耀圈没人敢小觑的大神,却像个偷抽烟的中学生似地叹:
「一在房里抽烟我妈就唠叨,直说年纪快三十还不照顾身体什麽,我只好每天窝到阳台抽。阳台又没空调,热得很。」

江波涛忍不住回了个笑的图示,说。
「阿姨说的是实话呀!抽烟伤身之外还会不孕的,前辈不知道吗?」
对於後半句,叶修给了他一个无语的省略号,然後才感慨。
「你说的话竟跟我娘一样,感觉烟民忒没人权了,份外想念老魏。」
「魏琛前辈?怎麽说?」
「睡前抽烟还会叫上室友,多好啊。」
「咦,兴欣是两人一间房的吗?」
「你当我们是义斩那帮土豪呢,战队刚起步就人人配备单人间?」

看的虽是文字,但江波涛却彷佛耳边响起叶修那懒洋洋的嘲讽口吻,又回。
「不是呀,之前不是有叶神退役後住在储物间的新闻吗?闹得特别大,小周还被采访的那个,难道那不是一个人住的吗?」
「哦,储物间那是还住网吧的时候,後来人多起来就另外找了房子。」
「所以那新闻是真的了?住那种房间不辛苦吗?」
「没感觉啊!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有那麽多讲究?睡久了也挺舒服的。」叶修发了个侧躺抽烟的图。

叶修对生活品质要求之低,先是让江波涛无语了一把,看了後半句,又不免有些好奇。
「真那麽好睡?那我也想住看看。」
「怎麽,突然又不嫌储物间破了?」
「呵呵,想体验一下前辈好评的床。」
「省了吧!这也有得体验,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在想什麽。」

见叶修轻描带写把话题糊了去,江波涛不禁有些失落。
不是真的对储物间有多好奇,他只是想亲眼见见叶修的日常生活而已。毕竟不同队选手一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交流也顶多是赛後一起吃个饭什麽的。而男选手又不像女选手们,上QQ还会彼此问问最近做了什麽丶看什麽剧,所以男选手们对彼此赛场外的日常生活都不怎麽了解,更别提叶修了,这人还是退役後才有了手机,发个「有手机了试试」的微博竟然还被转发上万次。

所以江波涛才想直接去叶修生活十年的H市感受一下。
他并不打算要叶修和他一道,毕竟连交往了没都还尚待确认,要人带他去玩也忒厚脸皮了,饶是擅长和人打交道的轮回副队也说不出口。即使他知道现役选手跑去别家战队地盘说要参观的任务困难度相当高,尤其刚起步的战队资金不足,训练室丶开发室常和生活空间混在一起,一般也是需要避嫌的。

另一个难题是,他和叶修交往的事并没有公开,指定想看叶修的房间也太可疑了。不论苏沐橙恐怖的八卦党潜质,天生自带垃圾话的方锐也很难缠,一不小心被他们察觉个蛛丝马迹,距离恋情公开还远吗?没人骚扰得了已退役的叶修,但自己离退役还早呢!光想到日後这事会被当成谈资好一阵子,江波涛说不头皮发麻就是假的。

--而关於後面这个难题,世界邀请赛给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入选国家队的选手必须住进集训中心共同训练,兴欣最难缠的苏沐橙和方锐自然也包含在内,而他因为今年没有入选,现在可闲着呢!深入兴欣的机会年年有,避开这两人的机会一旦错过,明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思及此,江波涛立刻找起了H市住宿信息,连参观兴欣的理由都想好了,就说是观光顺便到地主队的地盘坐坐!然後「顺便」逛逛兴欣崛起的那间网吧,可以的话也「顺便」参观一下宿舍和储物间。

江波涛火速订完宾馆,拎了行李就立刻上路,事实证明再细心的人一急起来也会办坏事。半天後江波涛抵达H市,却遇上了意想不到的状况。

「您是说订房记录上没有我?」青年不敢置信地重覆对方话语。见柜台人员面无表情点了点头,机灵如江波涛一时也有些转不过来,呆愣几秒後,才连忙用手机翻出订房记录,递给柜台人员。

「但我有收到订房确认啊,不然您看看?」
柜台人员挥了挥手,甚至连看一眼那封信的打算也没有,声音带着不耐。
「记录上没就是没,而且今天也没空房了,你有闲工夫在这里争,还不如快点去找旅馆!」

脾气尚称不错的江波涛虽然忍不住光火,但外面天色已暗,先找住处确实更重要些,於是青年走出十分钟前踏入的宾馆大门,站在路旁漫无目的滑起了手机通讯录。

青年纤长的手指在兴欣战队的号码上停了下来。外头的风不知为何相当强劲,跟以往来H市的感觉差别甚大,江波涛没有犹豫太久就按下了号码。
等待接通的时间十分漫长,江波涛正准备挂断时,电话另一端才终於传来「喂」的声音。那懒洋洋的嗓音让江波涛忍不住心里咯噔--虽然他和叶修闲聊多用QQ,但约打副本或PK时自然开语音方便,他怎麽可能认不出声音的主人?

但怎麽会是叶修?他不小心按错电话?反射性把手机拿开耳边,萤幕上确实显示着兴欣。对方久久没听见回应,又喂了一声,江波涛这才赶紧把手机贴回耳边,试探问。

「前辈?我是江波涛。」
「小江?怎麽是你。」叶修似乎也十分意外。
「说来话长,这不是兴欣的电话吗?前辈你怎麽在H市?」
「回来整理点东西,你呢?要找人的话全都不在啊,老板娘带去员工旅游了。」
「咦,这样……」
「怎麽,想找谁?」
「也没要找谁……就是想让兴欣的人推荐下H市宾馆。」
「这问题问你们经理说不定还快些,本地人有宿舍可住,哪懂这些?而且怎麽突然问这个,你要来H市?」
「……其实我人已经在这了。宾馆不知为何没有我的订房记录……所以在找住处。」

江波涛也知道老实回答无异於自掘坟墓,叶修要是继续追问他来的目的,他偷偷摸摸跑来「看叶修以前住过的地方」的事说不定就会曝光了,这……好像比直接要叶修带他来玩更丢脸啊。江波涛忍不住扶额,但脑袋灵活如他,一时竟也想不到别的替代的说法,只好乖乖回答。

「你在H市?来玩?」叶修果然追问了起来。
「是啊。」
「一个人?」
「是啊……」
「自己来玩也没说声,这麽见外?」

虽然叶修语气很正常,但江波涛真有点心虚了起来。虽说他只是害羞所以没把这事告诉叶修,但感觉确实很生疏。他觉得叶修一点没有交往中该有的样子,结果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啊!青年再度扶额,微弱地替自己开脱道。

「我看前辈最近忙着准备国家队的事没空,所以就没提了……」
「有空啊,怎麽没空。领队又不需要立刻去集训中心,不然我能在这?」
「但前辈好几天没上QQ了啊,我才觉得应该是挺忙的……」
「那倒是,抱歉啊这几天跟家里的老头争论,一时忘了上QQ。下次你有事看我没在线就打电话吧。号码你有。」

叶神竟然为了失去联络而跟他道歉?江波涛怔愣,不知该不该将之解读为「叶修在乎自己的表现」。线路彼端的人完全没注意他的心境变化,又道。

「话说你要找宾馆,还不如来兴欣。现在空房多得很。」
「呃丶可以吗?」江波涛忍不住又是一愣。没想到绕了一圈,最後竟然这样达成了目的。
「连电脑都备着,想打荣耀还不用另外找网吧,你有更好的选择吗?」

***
十几分钟後,当车在上林苑小区前停下时,叶修已经在那抽烟等着。江波涛付了钱,连忙迎上前去招手唤道。

「哈罗前辈。」
「来啦。」叶修顺手捻熄烟,见他只背了个背包,道。「不重的话就先不去放行李了吧,我们去买点东西。」
「咦?好。」

江波涛糊里糊涂地跟在叶修後头往街上走去。叶修穿了件T恤和运动裤,脚下还踩着拖鞋,完全家居风格。除去战队间的赛後交流,这还是江波涛第一次见到私底下叶修的样子,有种莫名的新鲜感和……日常生活真实感。江波涛往前赶上叶修的步伐,雀跃地问。

「前辈,我们要买什麽啊?」
「水和手电筒,方便面也买几包吧。」
这组合怎麽听起来像是要避难?江波涛一顿。
「呃丶这是……有台风?」
「是啊。」
「什麽时候来?」
「今天凌晨吧。你可真是选了个旅游好时机,这麽急着出门,天气预报都没来得及看?」见他一脸茫然,叶修揶揄地勾起唇角,抬手揉了揉江波涛的後脑。

那揶揄可说是歪打正着,江波涛听得面上一红。叶修像是没注意到他尴尬的反应,自言自语般叨念着回去还要检查房间门窗什麽的,就怕有人出门时忘了关窗--手倒是就那样搁在了江波涛头上,像摸猫似的有一下没一下抚着。虽然动作像是对待小孩或宠物,但以成年人来说,这举止已称得上相当亲昵。

叶修的态度还是看不出一丝变化,但见面以来的种种让江波涛几乎确定,两人的关系大概不是他单方面的想像。浅浅笑开,江波涛没有拿开叶修的手,一面说。

「没想到会有台风,这样旅游计画恐怕是泡汤了。」
「怎麽感觉你一点也不遗憾啊?该不会本来就是假旅游,真勘查兴欣吧?」
「哪是,我又不是前辈,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吗?」
叶修笑着将摸猫毛的手转为拍了江波涛後脑一下,道:「但你确实不是来进行一般旅游的吧,一声不吭地溜来。」

这句话并不是疑问句,江波涛忍不住转头望去。叶修只比他高个两公分,所以他一转头就对上了叶修似笑非笑的视线。鬼使神差地,他不小心就说溜了嘴。
「我是想来看看前辈以前住过的地方。」


***

之後會把沒打算加印的雙鬼本也發一發XD

评论(2)
热度(61)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