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周江]镁光灯(完)


※不管书里书外都人气爆棚的英俊小生(X)枪王周泽楷大大,生日快乐!!
为了让你新的一年也过得顺遂安康,特地送上你家副队让你吃个饱饱好过年(这话对吗)

※平行世界模特儿趴罗


-------------------------

车子缓缓驶进住宅区,江波涛按下设定好的号码和扩音键,等待接通声开始响起。依那位的习惯,早上这个时间不等上一段时间是不会有人接的,江波涛心理早有准备,完全不见急躁。好容易听见嘟嘟声中断,青年立刻扬声。

「喂?」
「……」电话另一端没有回音。
「小周,我再十分钟到。」
「……」仍旧没有回音。
「你可以再睡一下。」
「……嗯。」

低沉的声音总算透过扩音在江波涛的车内响起,声音不大而且有些模糊沙哑,一听就知道才刚睡醒。江波涛早就习惯这种一大早的对话模式,总算听见对方回话才说了「待会见」,然後果断地切断了通话。

停好车後,青年礼貌性地按两下门铃通知对方自己到了,然後立刻掏出屋子大门钥匙,长驱直入。江波涛走进几乎没有光线射入的漆黑寝室并随手按开电灯时,大床上醒目的棉被丘还高高隆起着。

青年走近床边,毫不客气地伸手将黑色的棉被拉开,被窝里的人一接触到外面空气,立刻缩了缩身体,然後习惯地朝热源靠来。

「早。」江波涛伸手揉了揉贴在他腿上的头颅,柔细的发丝摸起来触感良好。
「……小江……」
「嗯?」一边把棉被往床尾推阻止青年钻回去,江波涛应声。
「睡。」青年仍然没睁眼,蹭了蹭。

像只猫似的。江波涛微笑,一边顺起对方头上的猫毛。
「还要搭车去海边,车上睡。」
「棉被……沒」
「帮你准备毯子?」江波涛瞄了一眼床边的闹钟,可不能再这样拖了,於是他往後退了退,连带将环着他腰的青年往床边拉,让他自己坐在床沿才转身离开卧房。

等到周泽楷真正清醒踏下楼时,早餐已经在餐桌上准备好了。

***
初冬的海滩风颇大,江波涛不得不走到离拍摄团队远一点的地方,好提高音量和厂商洽谈。今天拍摄的状况似乎不是很顺利,江波涛回到现场时,才拍好预定进度的不到两成。

照这情况,过不久应该会先叫停个一次,江波涛寻思自己是否该先去买杯热饮回来,好让周泽楷可以暖个身体时,突然就有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个……请问一下,你是不是江波涛?」
「咦?」青年惊讶地往一旁看去,叫住他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孩。「我就是,但妳是……?」
「我也是贺武的。」

听见前东家名字,江波涛立刻搜索起脑中的通讯册,却尴尬地想不出对方的资讯。

「是模特?」

女孩听见他的问题,摇了摇头。
「是经纪人。」
「难怪我没印……」江波涛松了口气,正打算替自己圆场时,女孩又道。
「但我刚进公司时还是模特,那时前辈还在呢。」女孩促狭地眨了眨眼,那意思大概是「看你有什麽话说」。

江波涛拉了长长的一声呃,试图拖长时间好继续搜索记忆,连公司后辈都记不起来,这真是太糟糕了。不过过了好一阵子,他还是没能想起对方的身份。只好坦诚以对道。

「对不起,我实在想不起来。」
「呵呵,正常的。当那位的经纪人後,要记的人太多了吧?」女孩略略扬起下巴,看向被迫在十一月底海边穿着短袖露出阳光笑容的青年。

「那倒是。」看着周泽楷努力忍耐不被寒冷击垮的样子,江波涛露出了笑容。「比我自己现役时还多十倍不止呢。」

女孩看着青年温和的笑容,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才呐呐问道。
「……前辈为什麽不当模特了呢?」
「嗯?」江波涛惊讶地看向不知名的女孩。
「我是前辈的粉丝啊。结果我进公司不久你就跳到轮回去,让我好难过。」女孩嘟嚷。
「呵呵,那真是对不起了。」闻言,江波涛忍不住笑了开来。

他当模特儿的时间并不长,短到很多人看见他时,甚至只会记得江波涛是周泽楷的经纪人。所以听到有人记得他,知道他曾经也站在镁光灯下丶似乎还为他的退场感到惋惜,江波涛要说不开心就是假的。

不过转行的缘由,一时片刻很难说明清楚啊……

「我是因缘际会所以才改走经纪人这行的。」江波涛顺手帮女孩把被海风吹歪的帽子拉正,只好概括性地回答。

「那我想知道因缘际会的经过!前辈退休时连个消息都没有公布,我还是问其他前辈才知道你换公司了呢。」

见女孩有些不甘的表情,江波涛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那时也才出道一年啊,谁想得到我会有这麽忠心的粉丝呢?而且我辞职是为了去别家公司当经纪人,这会让公司立场很难为啊,最终就决定不帮安排记者会了。事情经过告诉妳当然没问题,不过那也不是什麽有趣的故事就是了……」

说到这里时,摄影师喊着「最後一张」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江波涛赶紧向女孩打招呼,起身往阶梯走去。

「他们准备要休息了,我先去买个热饮,待会再跟妳说。」江波涛爬上沙坡旁一般道路,走进了一间小商店点了热咖啡,便发呆似地想起了当年。

想不到还有人记得那麽久以前的事。

虽然严格说来也才不过是四年前,但对江波涛来说,那短短一年站在镁光灯下的日子,现在想起来竟然已经有些模糊--毕竟他只当了一年模特,但却当了三年的经纪人。

现在他在等周泽楷工作结束,看着拍摄时的各种耀眼闪光打在青年身上时,已经很难想像自己也曾经站在同一个位置,接受同样的光芒。现在的他大概就是那些照射着周泽楷的其中一支光源,希望透过自己的一份力量,使得世人能注意到青年的耀眼。

或许对他的粉丝来说,以贺武的中坚份子身份,成为轮回一线模特的经纪人也有些可惜,江波涛也很感谢这些粉丝的支持,但他对目前辅助周泽楷的位置并没有任何不满,甚至可以说相当满意。

这种心甘情愿捧着一个人、希望他发光发亮的心情,刚出道的自己搞不好会觉得不可思议也说不定吧?

当时他还是个模特界的新人,周泽楷也不过才踏进业界一年。两人签约的贺武和轮回都不是什麽大型经纪公司--要说新人的他们有什麽差别,大概是周泽楷当时就已经受到业界相当大的关注与期待,而他只是一般的新人吧。


***
--四年前。
结束一天拍摄的江波涛站在摄影棚门口,看着第三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告示,十分迷茫。

才出道三个月的他,今天是第一次有机会到市里最大的摄影棚工作,所以虽然实际上只担任背景小小的一部分,但他还是很开心地接下了这份工作。在事前说明中,负责新人们的经纪人曾警告过他这建筑内部结构极其复杂,南北两栋楼都不是方正格局不说,某几层楼在南北栋间有中间连通的通道,但也不是寻常设计,有无数新人曾在这楼里迷路上好久才找到出口。

虽说江波涛不信经纪人语带恫吓的调笑,但为了不搞砸第一次的大工作,他还是比预定时间早到了那栋商业大楼。摄影棚在某楼连结通道的正中央,江波涛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找到了,完全没有迷路,于是他更确定经纪人的话只是夸大说词了。--但人果然话不能说太早,因为在江波涛开心地结束第一次的大型拍摄工作後,他真的迷路了。而后过了快四十分钟,他还在这层楼,并且第三次回到了一开始的原点。


一定是在哪个岔口转错了,他铁定看漏了标示。江波涛愣愣望着摄影棚门上已经重新写上下一组拍摄团队名称的白板告示,总算烦躁了起来。

江波涛努力回想来时过程,试图在脑中拼凑出一张地图,但由于这楼被区隔出非常多小间休息室和存放拍摄用道具的杂物间,走道又多又窄,所以他一时也无法确定哪条才是正确的回家之路。

算了,走就是了,总会走到的。

当江波涛正打算踏上第四次的归途时,就听见摄影棚里一阵说话声渐渐朝自己的方向靠近,加上杂乱的脚步声,江波涛脑中顿时浮现了两个人在急急追赶的画面。

虽然他并不想偷听别人说话,但接下来的对话,却令他起了一点好奇心。
「……小周,这工作很好,你有机会曝光就要多多把握,这对你抬高身价很有利……」男声听来急切。
「不喜欢。」低沉的声音柔和,但却十分肯定地拒绝了。
「那你说说,这工作到底哪里不合你意?」由於青年的态度坚决,那名可能是经纪人的男性似乎有些不满,音调也低沉了许多。

「企业,不好。」
「这样还不好?你也才刚入行不久,一下子就想得到外企还是国企的工作是不可能的,小周,做人不能好高骛远……」

不是啊,这人大概是想说那企业没有道德,他不喜欢吧?真有勇气。江波涛在门外想着,果不其然下一秒那青年就再度出了声。


「不是。」青年无奈地打断。「恶劣。」
「恶劣?」男人的声音顿了顿,似乎终于理解了青年的意思,于是音调又高了起来。

「……你该不会要说因为他们是无良企业吧?小周啊、你这就太理想化了,现在哪家企业不黑?无奸不成商啊!他们也不是做良心事业的,何况他们既然还能占市场一个位置,就表示问题也不是那么大,你又何必把好不容易的机会往外推,再说吧,你又有资格挑了?……」

不知道青年是被连珠炮似的假劝告真指摘训怕了丶还是被说服了,江波涛默默听那男人数落了一阵,期间青年皆只字未语。最後那经纪人似乎是觉得对方毫无反应挺无趣,抛了句「你再想想」,脚步声这才远去。

这人脾气真好,被骂成这样都能忍着没说话?江波涛实在挺好奇门另一头的动静,忍不住就偷偷将门开了条缝,结果才刚推开就撞上了不知名物体。在江波涛心里叫糟的下一秒,门就被拉了开来。

一名俊秀青年面无表情站在门後,正用那对漂亮眼眸无声地望着他。
看见那张脸的当下,江波涛就认出了眼前人的身份--那是轮回经纪旗下的周泽楷。虽然不过比自己早入行一年,但凭周泽楷最近在这圈子里火红的程度,又怎会有人不认识他?

毕竟轮回原本也只是一家小小的模特经纪公司,但不知打哪来挖到了全然不似新人的周泽楷後,这一年来找上门谈广告代言的厂商可说是越来越多,业绩好的令同样身为小公司的贺武高层不知道多眼红。

据江波涛的粗浅了解,周泽楷在圈内之所以这样出名,不只是因为以一介新人之姿,周泽楷在镜头前的表现相当稳定成熟,其温和寡言的性格也相当受人瞩目,毕竟这业界里多的是对自己有自信的男男女女,个性相对强势外放,周泽楷的内向在其中自然可算是异类中的异类了。

害羞其实也不算缺点,模特只要在镜头前放得开就没问题,但周泽楷的问题刚好和常人相反,镜头前摄影师做什么要求他都能配合,日常沟通却是非常困难,甚至可算是不擅表达,有时听者还要猜一下才能听明白他的意思。

要不是因为这层口语硬伤,轮回早让这块良玉朝影视歌多栖的走向发展了--在多次尝试失败後,周泽楷以平面媒体和伸展台为主的发展方向这才确定了下来。

看来再温和腼腆的人也不是没有情绪的。江波涛尴尬地朝身上散发著不甚愉快气息的青年笑了笑。

果然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谁知道被偷听墙角的对象就刚好倚在门板上呢?在周泽楷的眼神中,他连忙道歉道:「抱歉,迷路了。」

明明门上挂着这麽大的白板,清清楚楚写了正在拍摄的杂志名,还能走错?这明显的谎言让心情正差的温和青年难得都有了回嘴的冲动。但冷静下来想了想,善良的本性还是没能让周泽楷将情绪发泄到路人身上。虽然决定不追究江波涛的谎言,但就这麽关上门显然也有点怪,於是周泽楷沉默了下,看向不知为何也迟迟向他没告辞的青年,乾脆开口问。

「……去哪?」
「啊?」江波涛还以为交代完走错的原因就可以离开了,没想到前辈一直沉默地盯着他看,让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然後末了就是这麽一句不相干的问题。

「嗯……我要找下楼的电梯。」

谁会找电梯找进摄影棚?周泽楷眯了眯眼,并没有傻到被这话唬过去。

找电梯和走错路,这两句大概都是谎言。眼前的青年应该是站在门口偷听了好一阵子,然后又得寸进尺想偷看门内状况才开了门,却没想到自己还在门口,被当场抓包之下,只好临时掰了藉口。

对此周泽楷倒也没想质问什麽。业界里偷听八卦再转手卖给花边报纸的人多的是,只是看不出来这青年一脸老实也会做这种事而已--周泽楷打量了下身上甚至还带着青涩气息的青年,反正刚才大多是经纪人在说话,他也没什麽好怕的。

而另一方面江波涛何等擅长察言观色,只不过见对方狭长的眼眸轻轻眯了一下,立刻发现了自己慌乱说的藉口有多站不住脚。也明白对方那不赞同的眼神是为什么,不过是好心没有拆穿自己罢了。

而既然当事人已经发现他在偷听,再编藉口只会显得自己更加可疑而已,於是江波涛乾脆坦诚道。

「……对不起,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我不该这麽做。」

青年突如其来的道歉令周泽楷有些惊讶。他什麽都没说,甚至没有太明显的不悦,对方就猜到了自己的心思?在周泽楷惊讶的视线中,江波涛见他似乎没有追究意思,才又继续替自己辩解道。

「还有、虽然这听起来很像藉口,但我可以发誓我是真找不着电梯才经过这里……不是刻意守在这听墙角的,真的。也不会随便把前辈的事说出去。」

周泽楷定定望着眼前青年,彷佛这么做就能辨别其话语的真伪,最後见对方提到迷路时既无奈又无力的表情似乎不是装出来的,语气也十分真诚,这才稍稍放下了不悦,道。

「带路。」
「咦……?」江波涛愣了下,就见青年从棚内走了出来,随手掩上了大门。

这是……要帮他带路?江波涛不敢置信地睁大眼,他原本只期望对方不要介意自己失礼就好,没想到对方不仅相信了自己的说词,还反过来愿意帮他一把。这样的厚待反而让江波涛有点过意不去了。

「呃丶前辈其实只要指点我在哪个岔口转弯就行。我可以自己走。」
「不好说。」周泽楷率先领在前头,又随意地指了指身後道。「还没。」
「前辈的意思是现在有时间带我走一趟?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前辈。」
「嗯。」点点头,周泽楷再度为江波涛快速的反应感到惊讶。

其实能理解自己话的人并不少,但通常从听完话到反应过来需要一段反应时间,像青年这麽快就能听懂的人,倒真的不多。

拜此所赐,周泽楷领着人熟悉地穿越几条看似死路的走道时,两人一路闲聊,竟然十分顺畅而没有发生半点迟滞或理解错误的地方。于是周泽楷更是肯定了江波涛确实能轻松和自己对话的事实,这令他感到相当高兴。


而另一方面,一路跟随在青年修长背影後头的江波涛,也忍不住暗暗觉得周泽楷这位前辈人真是热心,怪不得虽然出道后一路走红,却从没听过什麽负面评价。

最後那领路的背影总算停了下来,当周泽楷指向江波涛找了一小时的电梯时,那瞬间他简直想把这寡言青年当成神来膜拜。

周泽楷把人带到目的地後却也没有马上离开,一边陪着江波涛等电梯,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平常能和他在现实中聊天的人太少了,周泽楷一时都有点舍不得走。然后他们发现彼此都有在玩一款叫荣耀的线上游戏,还开心地交换了一些心得。直到电梯来了,周泽楷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

江波涛见那背影越走越远,忍不住按下开门钮,开口唤住了周泽楷。在对方无声的疑惑目光中,江波涛犹豫了下,这才小声说道。


「那个、可能我管多了也不一定,但关於刚才前辈和经纪人的对话,我觉得前辈的坚持是对的。总之……前辈加油。」

青年听完江波涛的话忍不住愣了下,随即绽开一个非常亮眼的笑容,问。
「……名字?」
「呃丶江波涛……?」刚刚不是问过了吗?青年很疑惑,然後就见周泽楷摇了摇头。
「不是,荣耀。」
「啊丶」知道自己误会,江波涛顿时觉得脸有点热。「是无浪……无风不起浪的无浪。」

周泽楷偏着头停顿了几秒,像是记住了角色的名字,这才点点头笑着对他挥手。
「回去……加你。」

电梯门掩上的那瞬间,江波涛简直想伸手替自己发烫的脸颊降温。
他觉得好像能理解周泽楷粉丝的心情了--看到美人的灿烂笑容,即使是个男人也会忍不住心跳加速,这也是很正常的吧?青年一面自我说服,忍不住还是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现在想想,他对周泽楷竟然还是一见钟情。
明明过去不曾对同性有过什么心思,江波涛却很自然接受了对周泽楷有好感这件事,即便那时可能还只是被对方的外表吸引,但也真是……太理所当然了啊?江波涛回想起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不禁有些感慨。

认识周泽楷的当天晚上,他怀着忐忑期待的心上了游戏,立刻便收到一名神枪手角色的好友申请。江波涛看着申请者ID,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眼花,那条消息确实是由神之领域中最强的神枪手--一枪穿云发来的,这才点开来看内容,内文只有一个字和一个表情:「我^_^」。

由于一枪穿云的押枪和三步枪体术在玩家之间非常有名,江波涛也曾经看过一枪穿云PK时的视频,却没想到那风格犀利强势的神枪手,背後操作者会是同行前辈,而事业和休闲一把抓的周泽楷明明该令自己嫉妒不已,但那剽悍身手及异常可爱个性的反差,却让江波涛生不出任何抵触情绪,反而还觉得自己好像在下午被闪亮笑容杀了一次後,现在看着申请讯息又死了一次--都是被萌的。

江波涛回过神来後,很快就点下了好友申请,然後……操作着自己的魔剑士角色无浪,和一枪穿云一起玩起了网游。很久之后他才从周泽楷那里听说,对方其实也早就听过了自己的名字。
总之……这便是他们认识的开始。

***

「所以你们就这样熟起来了?听起来好像电影。」女孩从开始听故事起,便时不时插入一些连江波涛都不知该怎麽回答的评语。听见这说法,他不禁失笑。

「是这样吗?」
「是啊丶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换了联系方式,然後发现彼此早就听过对方,不是很像吗?」

妳说的那是好莱坞爱情片的模式啊!江波涛一瞬间僵了一下,还以为女孩察觉到他和周泽楷之间的事,但又感觉不像,这才忍着尴尬附和。
「好像……说的也是啊。」
「是吧?」女孩笑了笑,又催促道。「然後呢然後呢?前辈还没说为什麽後来会去轮回呢!」
「这个啊……」眼角瞥见拍摄团队的工作似乎告一段落,江波涛笑着拍了拍女孩的头,「我先去照顾我家那位,待会再告诉妳吧。」

身着短袖样板衣服的众模特在团队簇拥下退回沙滩,个个被冷风吹得面容僵硬,所有经纪人自然在第一时间内带各种保暖衣物迎上前去,保护自家的宝贵人体商品免得着凉。江波涛先是将已经不那么烫的咖啡塞进了周泽楷手里,两人一路走着,周泽楷就配合他的动作适时抬起臂膀丶将手穿进袖子丶咖啡换手,三两下就套上了厚外套,自然地像是这动作早已做了成千上百次--

其实也确实是做了成千上百次。自从江波涛当上周泽楷的经纪人後,由於伸展台後总是一片混乱,他没少临时客串助理过。而自从他们两人在一起,每回周泽楷早上醒不过来,也都是他这样帮对方套上衣服的,或许周泽楷在迷糊中没有意识过,但身体却早已记住了这种感觉,彷佛打从出生开始他们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彷佛对方从来就是人生中的一部分。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仔细想想,他们认识才不过四年多而已。这样的关系进展以两个未曾相识的人来说,似乎快得不可思议,「简直就像电影一样」。江波涛想起了方才女孩用来形容他们的词,那种听来梦幻无比的感觉,套用在自己和小周身上竟然无比合适。

其实江波涛转述给女孩听的两人相识过程,已经省略了很多很多。像是後来他们玩了没几天荣耀後,周泽楷就开口让他改掉了「前辈」的称呼。然後两人除了平时一起上线玩游戏,後来现实中相遇时也会互相等对方工作结束,再一起去吃点东西或是聊聊,又过了一段时间後,两人乾脆也不等待在摄影棚的偶遇了,直接约对方出来见面。说是见面,大部分时间也没做什麽事,就只是在市区闲晃或是窝在其中一人的家里看个影碟,竟然也很自在。

他们认识好像才过了半年,就已经是这样的相处模式。至於是从什麽契机开始渐渐变成这样?江波涛仔细回想了下,还真想不起来。一切就是自然而然,有一天等到他发现时,自己已经很习惯待在了周泽楷身边。而他也没想过要离开。

「小江?」周泽楷一面用手中的纸杯暖手,见他想得出神,忍不住疑惑。
「嗯?没事。很快又要开拍了吧?我去休息室里拿毯子出来,省得你又跑一趟。」江波涛将人按进场边的椅子,笑着安抚道。「脚冷的话先忍耐一下。」

进周泽楷的个人休息室前,江波涛和女孩擦肩而过,对方捧着大衣追在一名年轻的女模特身後,但交会时还是不忘笑着对他打了招呼。

「前辈,待会继续啊!」
「没问题。」江波涛笑着挥了挥手,快步走进周泽楷个人的休息室里。

他和小周是怎麽走在一起的?他们虽然已经在一起超过三年了,平时相处也像是真的情侣般,但好像也没有真的告白过,这样算是在一起吗?江波涛从房间角落捞起自己带来的大背包,翻找早上才塞进去的毯子,越想厘清这一切,便越是迷糊。由於想得入神,江波涛竟没发现有人跟在自己身後进了休息室。

当对方的大手从江波涛的衣摆下沿钻入,缓缓贴上平缓的肚皮时,青年忍不住颤了一下。
「小周?你手好冰……给你的咖啡呢?」江波涛小小声抱怨道,被人从身後拥住的惊吓没维持一秒就平息了下来--毕竟会对他这麽做的也没有别人了。

身後人对他的抱怨置若罔闻,修长指尖习惯地找到江波涛胸前的突起,然後便不客气地一把揪住,揉捏了起来。

「小江,温暖。」周泽楷将脸埋到了江波涛颈侧蹭了蹭,穿着短袖在海风中站了许久的他脸上的温度还没调整回来,每蹭一次都分享到了对方的体温,让他觉得很舒服。当然,被他搓着揉着变得尖挺的小小乳尖也从另一个角度帮助了他体内的温度上升。

「手冷一般都放口袋吧?」谁伸进衣服里啊?江波涛无奈地说,但他立刻发现自己实在不该乱说话,因为被他这麽一说,对方另一只空闲的手真的贴着他腰侧下滑,挤进了裤袋里,一下一下抚着大腿。

「小周别玩。」江波涛连忙压低声音阻止,也不敢出太大声音。虽然是个人休息室,但也不过就是个小小隔间,要说隔音效果什麽的全都没有,外面人声杂沓听得一清二楚呢!

周泽楷窝在温暖裤袋里的手轻轻捏了捏隔着一层轻薄布料的腿肉,另一手还是继续在对方胸前捣乱,感觉怀里的人被撩拨得很是躁动丶几度想挣脱的样子,青年遂附到对方耳边,轻轻说了一个字。

嘘。

这个字像是有什麽魔力似的,江波涛抿了抿唇,竟纵容了对方的胡来。

周泽楷逐渐温热起来的姆指腹拨弄着江波涛胸前的突起,搁在他腿上的手不捏那没几两肉的大腿了,再度恢复成抚摸,这次只用上一根手指,净往腿的内侧钻。江波涛虽然隔着衣服看不见里头在干嘛,但凭着触感和节奏倒也想像出了大半情景。
看着自己怎麽被玩弄是件很羞耻的事,所以江波涛抬起了头,於是就被眼前的镜子吓了一跳--

都忘了这里挂着给造型师用的镜子了!江波涛连忙别开脸,只好死盯着角落厂商送来拍摄的衣服瞧。看着看着,竟觉得这情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青年眨了眨眼搜寻着记忆,周泽楷平时还是挺规矩的,他们在自家以外地方做的次数不多,何况周泽楷也算是半个有名人,两人连上宾馆的次数都少,所以江波涛没费多少时间就回想起了既视感产生的原因。

--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在休息室里。那时两人还不在同一间公司,江波涛某次结束拍摄工作後正准备回和其他小模特共用的准备室时,就被周泽楷拉进了他的休息室。

在两人人生的第一个吻後,周泽楷沉默地看了他半晌,然後才轻声问他愿不愿意。
那可是自己喜欢的人,江波涛又怎麽会不愿意?当下喜悦到都忘了自己还在工作场所,立刻便点了头。结果才没过多久,发现到自己被按在镜子前的桌上後,江波涛顿时才惊觉那场所实在大大的不妙,但是已经来不及换了--不论是他或周泽楷,都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於是他只好一面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中,同时为了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什麽模样,努力保持仅存的理智死命盯着休息室角落挂着的衣服,当时周泽楷注意到他视线的方向,便道……

「想穿?」
和记忆里重叠的声音出现在江波涛的耳边,青年一个激灵,回头看向身後的人。
「不专心。」周泽楷一脸受伤,不过熟悉他的江波涛明白这只是对方撒娇用的手段而已,所以他完全没有理会这句话。
「我只是……想起一些事。」一些不堪回首(?)的青春疯狂往事。
「想穿?」周泽楷又问了一次,这次笑得万分期待。
「没有,你想多了。」江波涛无奈道,这人真是明知故问。听见这问题,他又怎麽听不出来周泽楷也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

但是穿着一堆奇怪的衣服被反覆做这做那,这种事他绝不会再干了--何况他现在也不是模特了,虽然因为工作忙碌所以体重没增加太多,但三年没上健身房也还是让他的肉软了许多,塞进那些不是人穿的尺寸衣服里还能看吗?

周泽楷也没有继续闹他,把脸继续贴在他颈根蹭了蹭,听见外头助理在呼唤的声音才又不舍地摸了江波涛几把,道。

「……今天住家里。」
「好。」江波涛将对方搁在裤袋里好不容易变暖的手抽出来,用手捂了捂,这才敦促对方赶紧出门去。

***

经纪人的工作也不是常人想像那麽清闲的,工作不多但都挺琐碎,江波涛见到那号称他粉丝的女孩一直很想过来听故事的後续,但可惜的是要不是他正在讲电话,就是那名女孩照顾的其中一名模特有了什麽指示。两人好不容易忙活到有了共同的休息时间,拍摄也快结束了。

两人看着准备收工的大批人马,相视苦笑了下。江波涛只好掏出名片和女孩交换,说道不然改天线上聊,这样也不用一直被工作打断。女孩开心地应了声好,然後转念一想,又问。

「前辈,不然你送你家那位回去後有空吗?和小粉丝一起吃个晚餐吧?」女孩笑问,眼神闪亮亮的,对着一名退休三年的小模特还能有这种眼神,这要不说是真爱粉都说不过去啊。

江波涛也很不想打一照面就这样拒绝自己难得的小粉丝,不过今天刚好就是那每年绝对要空下的日子,只好尴尬地笑道。

「抱歉今晚已经有人约啦,改天一定行。」
「哦丶那也没办法……」女孩闻言不免有些失落,江波涛才想跟她再约个时间代替,就瞥见拍摄团队已经收工归来。

女孩和他见状连忙都背起行李,那女孩向自家模特跑去前,还不忘举着江波涛名片挥挥,一面喊道。
「那前辈我再联系你啊!有空出来吃饭再聊!」
「好,当然。」竟然还有精力跑步,年轻就是有活力。江波涛笑着看女孩跑开,挥了挥手,一转头就见周泽楷一身薄长袖地站在自己身侧,虽然比上午好多了,但还是冷得发抖。

「先披上吧。我先去发动车子,换好衣服後在上面的堤防等我?」江波涛微笑着将毯子裹了俊秀的青年一身,这才往停车场走去。

今天是江波涛行事历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并不是什麽大节日,也不是什麽奖项发表的日子,而是周泽楷的生日。自从两人在一起後--虽然现在他也不是很肯定两人到底有没有在一起了--他们总是会为对方空下几个日子,这就是其中之一。

趁周泽楷下午拍摄的期间,江波涛已经去取了蛋糕和订制的礼物,这会都安稳地放在周泽楷家里,不怕事先被本人看见。一面想着接下来要走哪条路才不会被下班的尖峰车潮堵着晚餐行程,江波涛听见车窗传来了被叩响的声音。打开中央控锁等周泽楷钻进副驾座坐好,江波涛这才开动了车子,往事先订好的餐厅驶去。

晚餐如预期般适合小周的口味,江波涛觉得自己之前顶着满餐厅怪异的眼神一个人去试吃高档餐厅也算是值回票价了,驾车缓缓倒进周泽楷家的车库停好,江波涛才想下车,就见青年已经坐在副驾座上睡得挺香。

工作了一天果然累了吧。青年了然地笑,下车绕到另一侧,正帮对方解开安全带时,周泽楷就醒了过来。

「到?」
「嗯,到家了。去洗洗就赶紧睡了吧,你直接到浴室去。」江波涛伸手揉揉青年的头顶,因为被造型师喷了定型液,那触感远没有早上来得柔顺。

江波涛直起身子才没踏出一步,就被拉住了手腕。回头一看青年还赖在坐暖的座椅上,声音满是懒洋洋的倦意。
「……困,帮我洗。」
「那也要你先起来。」江波涛笑了笑,顺着周泽楷的手将人扯了起来。

结果江波涛也只帮周泽楷洗了前半段,然後周泽楷就醒了,因为小睡了一下,似乎还比奔波了一整天的江波涛更精神。於是後半段与其说是洗澡,还不如说是胡闹,原本浑身濡湿着胡来只怕着凉,但因为互相摸来摸去弄得两人燥热不堪,应该也算是另一方面地降低了感冒的危险性--但毕竟冬天一直湿着身子还是容易生病,最後两人终究忍着没在浴室里做完整套,擦乾身体後才双双钻进周泽楷的大床。

「啊……等一下。」江波涛承受着如雨一般洒在身体各处的亲吻,正准备进入状况呢,突然就想起什麽似地推了推恋人,要他稍停。
「?」周泽楷眨眨眼,就见身下人坐了起来,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个扁平的黑色纸盒。

他早上起床时似乎还没看见这个。周泽楷疑惑的眼神让江波涛忍不住笑了起来,将纸盒朝他递过来,一边说。

「小周,生日快乐。」

周泽楷睁大眼看着那盒子,这才想到今天早上进公司时收了很多同事送的礼物,好像确实没收到江波涛的。

「打开看看?」江波涛笑的时候眼睛总是会微微眯成两道弯弯的细线,让人感到温暖。周泽楷先是凑过去亲了亲那眼角,这才接过了盒子打开。


盒子里躺着一件灰色双排扣的翻领风衣,式样看上去有点眼熟。周泽楷也不自己瞎猜,直接便看向了一旁的人。江波涛像是早就知道他想问什么,立刻笑着为他解答。
「你工作穿过的风衣中这件最适合,我就顺道图了个方便。」江波涛帮他拿起盒子里的布料,朝周泽楷身上比了比,又道。

「其实和一枪穿云的造型好像也有点像啊?挺不错的,适合一枪穿云的主人。」

周泽楷接了过来,低头看着那件剪裁合身的风衣--他从不怀疑江波涛会买到不合他身型的衣服,他的衣服尺寸江波涛太理解了,大部分和厂商洽谈样板衣服的制作时,都是他代自己和厂商沟通的。周泽楷抬起头来,然後就将风衣塞进了江波涛手中。

「直接穿。」
「嗯?」江波涛愣神了一秒这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这是要他裸着直接试穿。连忙将风衣塞回周泽楷手里,道。

「这是要送你的,你应该第一个穿它。」
更重要的是,他今天已在休息室里决定了,以後不要再穿一些奇怪衣服被这样那样了啊!江波涛真正的心声呐喊着,结果就见对方摇摇头,坚持地朝他手里又递了递风衣。

「生日。」

江波涛那可是所有人公认的周泽楷翻译机,立刻便精确定义了那模糊的语意。青年无奈地抓着那风衣,闭了下眼犹豫几秒,再睁开时已经带了点无声的宠溺。

穿就穿吧,生日也才一年一次。
在恋人眼眨都不眨丶高度集中注意力的眼神中,江波涛拆了那包装,套上自己精心挑的双排扣风衣。光滑的缎面内衬不至於不舒服,只是这不熟悉的触感直接包裹着肌肤,让他感到有些怪异。感觉到胶着在身上的视线,江波涛系扣子的动作都不俐索了起来。

「不用。」坐在床沿的周泽楷阻止了他把衣带系上的举动,一把抓住江波涛的手腕就往腿上拉。青年顺着对方的意将腿岔开来在周泽楷两侧跪好,扶着对方的肩缓缓坐到了腿上。
周泽楷等江波涛坐稳了,这才伸手将青年拥住,开心笑道。

「礼物,喜欢。」不管是包装的布料,还是布料里面的内容物都喜欢。周泽楷亲了亲对方翻领间敞露的肌肤,很是满意。

「喜欢就好。」江波涛感受了下抵在自己臀间的火热脉动,看来顾客满意度十分高,他这礼物送得值得。周泽楷伸手摸了摸江波涛的耳朵,又上下其手来回确认了自己衣服包裹着自己所有物的触感,很是开心满足,然後才凑到他耳边,轻声道。

「江波涛……喜欢。」

那轻如气声的低沉嗓音让江波涛一个激灵,差点跌下周泽楷的长腿,还是靠对方伸手一搂才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江波涛的脸被按在对方肩上,被对方太过精准的时机震惊得一时找不到言语。

小周怎麽会在这时告白?难道他读了心,知道今天自己都在思索他们到底算不算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又是一句来得太过及时的话,周泽楷握着他的肩头将两人拉开了点距离,方便看着彼此的眼睛,一字一字认真地说。

一直。
江波涛愣愣地想着这个字眼,随即就放松了下来。
是啊。一直在一起,又何必去想到底是从什麽时候丶为了什麽而在一起的?对方的心意如何,难道自己真的迟钝到不用言语,就感受不到了吗?就算周泽楷什麽也不说,他又怎麽可能不明白对方待自己多好,而且只对自己一人好。

简直枉费被称为周泽楷翻译机了啊。江波涛忍不住在心里叨念了自己两句,顺带在对方唇角印了个吻,笑道。

「我也喜欢你。虽然这告白来得好晚啊?我们在一起都三年了。」

周泽楷闻言一怔,然後慌张地摇了摇他肩头,像是要证明什麽似的。
「以前,说过。」
「什麽?」江波涛一阵迷糊。「你有告白过?哪时候?」
「一开始,我问你……愿不愿意。」

循着周泽楷的话,江波涛这才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的接吻,当时周泽楷确实是看着他许久,然後挤出四个字「愿不愿意」--

莫非,他一直都想错了。江波涛顿时哑口无言,觉得喉咙有些乾渴。

「难道那是问我……愿不愿意交往吗?」
周泽楷连忙点头,好像很疑惑难道还有别的意思。见状,江波涛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心太脏太污秽……他一直以为当年那是问他愿不愿意上床的意思。他怎麽会一时忘了个重要关键--说话的人是谁?周泽楷啊!那是会随便问人和人做爱的人吗?自己怎麽就这麽一个想岔了呢。

都是翻译失误害的,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江波涛更加觉得自己忝为周泽楷翻译机了,早知道当时不要那麽脑热想着先答应了再说,再确认一次周泽楷真正的意思,都能免除这场误会三年啊。

「小江?」周泽楷见他脸色变来变去,紧张地又摇了摇他。江波涛这才回过神来,用极大的力道紧紧拥住对方。

真是庸人自扰之。也怪自己因为周泽楷没先告白,就不敢开口确认了。这麽容易怯步还像个男人吗?

以後再也不会了,就算心里有了什麽疑神疑鬼的念头,也要听对方亲口说了再想。江波涛暗暗下了决心,才摇摇头安抚不安的青年,道。

「没事,我一时想多了。」
为了不让对方有心神细究自己那些蠢想法,糟蹋了一年一度的生日,江波涛挪了挪方才坐偏的臀部,再度稳稳压上那热度一直没有消退的胯间突起物,听见周泽楷无声地咽了口唾液,这才笑了开来。

然後他学着周泽楷方才的动作,附到对方耳边,轻声道。

「生日快乐。」
「以後每年我都要帮你过生日。」


「还有,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完

小周等我,你的主菜明天會送上的(11.24)
模特兒真是個渾然天成可以玩cosplay的好職業(11.25)

總算寫完啦!!本來寫這篇的目的是裸體大衣撲類,最後覺得結束在這邊挺不錯。所以肉就砍掉啦(ry)
沒關係的,大家都明白接下來他們一定是共赴雲雨開心地這樣那樣拆禮物吃禮物,不亦樂乎。 (12.26)

评论(24)
热度(97)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