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周江]寻找自我(2)

 

 

※請從第一回開始看。若無法接受此篇設定,

第一回沒有肉,可以心理無負擔地退出。






------------------


任务名称:男人成长之路任务链--初级篇(重覆任务)
地点:轮回队长的房间
时间:约莫晚上十点半
开启条件:完成触发事件後一周
任务物品:笔电丶神秘的硬盘

江波涛感到十分尴尬。

青年带来的笔电被安放在椅子上,他则和自家队长双双坐在对方床沿,屋主此刻盯着他操作电脑的眼神晶亮,简直像个期待圣诞节礼物的小孩似的,这令江波涛非常有罪恶感。他带来的可不是什麽哄小孩开心的玩具,而是……大部分男人(自从发现周泽楷的硬碟如此纯净後,他再也不敢妄称「所有男人」)硬盘里都有的那个神秘小空间,以及罪恶的影片档。江波涛有种自己在生生玷污一朵纯净小白花的错觉。

 

「咳丶这是大家给你的心意。」总算等完扫毒,江波涛点开资料夹,向周泽楷展示了下集结轮回全队上下众人的硬盘菁华,堪称轮回最强的一颗硬盘。

这就是轮回的团结力啊!

但其实江波涛也不想搞得这麽高调的,他不过是拿了颗移动硬盘给吕泊远,问他有什麽好看的小黄片推荐,队长很好奇,没想到硬盘就这样几经转手,大家纷纷贡献上自己的私藏,可见轮回队长的人缘多好--而不知转手到第几轮时,某位善心人士竟还体贴地帮各影片标上了TAG,因此江波涛一点开资料夹,档名列表真可谓不堪入目。

 

「小周有特别感兴趣的吗?」江波涛边展示那污秽的成人世界,把心一横道。

周泽楷好奇地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关键词,指了指最新鲜的一个。

「触手……」是什麽?周泽楷只是单纯疑惑,不过这疑问句似乎被他家副队曲解成了肯定句。於是就见江波涛为难地颦眉。

 

「呃,一开始就要挑那麽进阶的吗……看普通点的?」

「好。」周泽楷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

 

最後江波涛随手点了一个档名看起来颇正常的片子--绝不是因为TAG看起来很对他胃口的关系--两人便异常沉默地让嗯嗯啊啊声填满了周泽楷的房间。

 

虽然门已经锁好,但还是希望不会有人听见队长房间里有怪声来敲门。江波涛暗自祈祷着,房内的沉默令他好生不自在,不过随着萤幕里的剧情推展,轮回副队也就渐渐忘却了一开始的尴尬。还年轻的身体生理反应十分诚实,江波涛随着注意力逐渐被情境给拉走,原本平稳的呼吸不自觉加快,腿间也微微热了起来。

不好,要趁反应还没太明显前先溜去厕所--江波涛惊觉自己的情况不太妙後,赶紧起身下床。但就在他踩到地面时,手腕却突然被人握住。江波涛下意识回头看去--其实房里能拉住他的也只有另一人--他不解的是,那人为什麽要拉住他。

 

「小周……你继续看没关系啊?我去厕所一下很快就回来。」江波涛努力地用着平稳的语气和呼吸道,光是说这些话,血线就不断下降。

「……留在这。」背倚着墙壁,年轻帅气的轮回队长坚定地说。

 

等等这是什麽意思!难道是一个人被留下来很寂寞?江波涛一只脚跨在地上,还进退维谷呢,就见周泽楷扫过他下身一眼,然後露出不解的神情,一种羞耻混杂着挫败的感觉顿时涌上江波涛的心头。

好吧他可能起反应是快了点,但小周你不能自己没反应,就要别人等到你有为止啊!何况虽然一起看片,但可没规定後续活动也要大家一起同进同出。江波涛深吸了口气,故作轻描淡写道。

 

「但是我想解决一下,总不能在你旁边弄吧?」

「不在意。」想不到青年却真的摇了摇头,伸手扯着江波涛细瘦的手腕示意他坐回原位。

周泽楷单纯的思考回路中,其实并没有真正理解要江波涛留下来需要对方多强大的心理素质,他的想法只是这麽简单:「就是因为好奇大家看片时在做什麽才想一起看,要是只留自己一个人,那还有什麽意思?」

 

「好……吧。」江波涛尴尬地坐回原处。

 

真的要在队友旁边干这种事吗?青年的内心先是挣扎了一下,直到眼角瞥见周泽楷还是面无表情直盯着萤幕看,欲望这才终於打败心理障碍,让江波涛放心地沉浸到纯粹感官的快乐中。

 

小黄片……比想像中无趣。周泽楷内心如表面一样平静地看着交叠的人体,被压住的女优长得还不错,不过在他经历过的女伴群中,和女优相貌同等级的女孩并不算太罕见,所以跟影片中类似的画面,他已经亲身经历了太多次,引不起更深的特别感触。

大家真的都是看这个处理的吗?

十分无感的轮回队长疑惑地看向了身旁的青年,原本只是想问问在男人路上走得比较远(此乃周泽楷错觉)的江波涛,到底小黄片魅力在哪里,是不是他观看的方式不对,却没想到视线对上副队兼好友的脸後,就再也没移开过。

 

青年平常带笑的嘴唇现在被轻轻咬住,大概是为了压抑声音不让身旁的队友听见,虽然看上去很愉悦,却又像是在忍耐着什麽--这种表情周泽楷从来没在「轮回副队长」脸上看过。

 

有点可爱。周泽楷盯着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自家副队,又瞄了眼萤幕上的女人作为比较,女优的表情太过夸张,有种作秀感--於是枪王无趣地将视线移回了江波涛脸上,先是停留在对方压抑着快乐的表情好一阵子,才下滑到江波涛微微屈起的身躯,最後移到两腿间。虽然对方的腿紧紧夹着双手所以看不清详情,不过凭着那动作,他大概能想像出这活儿是怎麽进行的。

看起来……好像很舒服啊。或许是看人感到愉悦使自己也受了影响,周泽楷一直毫无动静的下身竟然微微抬起头来。他无声无息地往青年身边挪了挪,继续默不作声地观察。江波涛因为太过专注於手上差事,竟然没有察觉周泽楷的举动。

 

就在此刻,江波涛被情欲沾染得有些润湿的眼眸突然睁了开来,与周泽楷四目相对。青年没有焦点的视线在周泽楷脸上停伫了几秒,似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

周泽楷立刻从自己下半身急遽飙升的热度确认了一个事实--对他来说,江波涛茫然的表情显然还比影片里的女优具有煽惑力的多。

 

另一方面江波涛自从抛开羞耻心拉下底裤後,意识就与外界事物完全隔绝开来。随着快感累积,带黏性的水声在空气中轻轻响起,这才令江波涛意识到自己有些放纵。

 

还是坐远点好了,这声音被听见有点丢脸。青年正想偷偷挪动位置,好让周泽楷不要注意到他这里的状况,结果才一睁眼,年轻队长那张俊脸立刻跃入了江波涛的视野中,就着萤幕的微光还可以辨别出深邃的五官使得对方脸上的阴影都特别不一样。

……为什麽脸是正对着他?

江波涛吓了一跳,直觉反应是伸手把周泽楷的脸转向萤幕,但又想到自己的手才摸过那啥,只好改动口。

 

「看……看萤幕啊小周。」为什麽看我啊?视线方向完全不对啊!

「观摩……」

「这也要啊!」江波涛反射性脱口而出,这才突然理解--自己大概就是因为这原因,才被周泽楷留在房里吧!江波涛放弃争辩,改口劝道:「这就不要观摩了吧!我会害羞。」

「嗯……」

周泽楷依言乖乖转头看向萤幕,却还是时不时用眼角偷瞄身旁的青年。

 

其实,他还是觉得旁边的江波涛比较好看。

对方现在停下动作又再度看起影片,是被他刚才的举动吓到了吗?好像很坐立不安,有点可爱。周泽楷感觉自己下半身的气势愈发高昂,但他至今还没自己撸过枪管,对於该怎麽做实在没有太多概念。

 

刚才小江好像很舒服的样子,要是能让他摸就好了,应该也会很舒服。思想完全走上岔路的轮回队长乾脆再度直盯江波涛看,脑补了一下那种美好的感受。

一旁的江波涛确实是正局促不安着,刚才快要迎向高潮时不小心被周泽楷打断,害得他现在处在一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但经历了刚刚那事,他又重新意识到自己这是在队友房间里--他实在不想让那种私密的瞬间曝露在好友面前啊!还是溜去厕所解决吧?江波涛下定决心抬头,结果又再度对上周泽楷的双眼。

「小周我还是去厕所……你为什麽又没在看影片!」

那一刻江波涛觉得自己很像教训躁动幼儿的幼稚园老师。

 

「想参考……」

「这还用参考?照你自己觉得最舒服的方式来就好了不是吗。」

 

最舒服的方式……那应该就是让小江来。周泽楷受到鼓励(他认为是),於是拉起江波涛的手,放上完全蓄势待发的那处,荡开一个如少年般青涩的腼腆笑容。

「帮忙……」

 

等等,你的表情跟动作完全搭不上啊周大大!江波涛内心吐嘈着,太过震撼而没能来得及把手抽开。於是他立刻感受到手底下隔着衣料也触感鲜明的灼热物件,在被他碰上的那一刻跳动了下。江波涛太明白那种舒爽,因为他自己也处在被触碰可能就会立刻爆发的处境中。

 

所以他沉默了下,然後小声说道。

「我丶我差不多了,先去解决一下再帮你……队长!」江波涛才说到一半,就被对方骇人的举动给中断了。

周泽楷听完上半句後,直接伸手连同底裤将他的睡裤扯下,毫无心理障碍地就握住了江波涛淌着汁水的器官。那意图实在太明显,江波涛不用翻译也知道:「既然快结束了,就先解决你的。在这里。」

「嗯……!」毫无防备被突袭让江波涛的哼声都走了调。不得不承认,由别人代劳的快感可能真是自己动手的好几倍,几次没有预期的举动令他的腰软了下来,推拒的话语也不知不觉消散於空气中。

 

「慢丶点……」

周泽楷的视线一直没有从自家副队脸上离开过。江波涛除了一开始错愕地看向他外,基本就低着头不敢再抬起来,但从柔软的浏海间,周泽楷还是能窥见一点对方隐忍的表情,那是平时开朗的江波涛脸上不可能看见的表情--可能迄今也没多少人看过--只是想到这里,周泽楷就有种莫名成就感。

 

手上黏黏滑滑的全是另一个男人的体液,几个小时前的他一定想不到,自己竟然一点排斥感也没有。

「别那麽丶快……这样我……」平时温润的声音染上难以言喻的躁动,江波涛才刚说完,周泽楷就感觉到手中的器官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大量的液体涌了出来,将他本来就被沾湿的手弄湿得更彻底。

 

原来是这种感觉。周泽楷愣愣地看着手上不属於自己的东西,再看向制造出这些白浊液体的本人。青年正靠着墙,闭眼平复呼吸,不知是疲倦或高潮後虚脱的缘故,微微下滑的体势还没调整回来,搭着就那样半褪在膝间的裤子,无一不体现出三个字:「完事後」。

冠上了这三个字,情色感顿时无边无际地蔓延了开来。

 

「小周你……」江波涛好容易喘完,一回神就发现周泽楷还在待机等待他的回馈,修长的指间全是自己刚才留下的罪证。

这场景令江波涛从下半身回流的血液轰地一声全冲上了脸部。也顾不上先把裤子拉好,青年快速将上身挪向床头,抽了几张面纸包覆住自家队长的手。

 

为什麽愣在那不擦啊!江波涛用尽一生的耻力拚命擦拭青年漂亮的手,心中腹诽。

周泽楷慢半拍地看江波涛抽了纸回来,然後红着脸一言不发地帮他擦手,再默默去把纸丢了,走回来心理建设了几秒钟,认命地帮他拉下裤子,整个过程带了微妙的害羞别扭。看着这一连串过程,周泽楷内心莫名就萌生一种念头……

 

好可爱。

「好了换我帮你吧小周……等!」江波涛才刚圈住枪王大大直立起来的男性象徵,就感觉手下的玩意儿尺寸又大了些。

青年愣了愣,决定还是不要多问了,他没勇气知道原因。

 

江波涛发泄完後已经神智清明了许多,帮周泽楷弄的过程倒是没有想像中尴尬,大概是看个帅哥被自己伺候得舒爽的表情也算是蛮享受的,果然人帅就是有利啊?当他将对方发泄出来的东西也清乾净时,尴尬的心情早就收拾得差不多了。

就当作是好人好事一件吧!江波涛丢了面纸,回到床边时发现周泽楷已经手脚麻利地关掉了他的笔电。连着移动硬盘一起递了过来。

「啊,硬盘不用还我……是大家送你的。」江波涛只接下笔电,将那颗硬盘塞回周泽楷手里,微笑着说。「呃……总之就是这样的流程啦,这样小周下次也可以加入话题了,哦?」

 

周泽楷闻言一愣。

他自己都快忘了最初的目的,见江波涛道了晚安後就要推门离开,周泽楷赶紧道。

「……以後。」

「嗯?」江波涛回过头来,又恢复了那温和的声线。

 

刚才做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声音。周泽楷下意识地比较了起来,没有多想地开口道。

「再一起……」

「嗳!」江波涛傻住了,怎麽这难道不是一次性的任务吗?竟然还得反覆刷?

「好?」荣耀第一人又端出了那无辜如小动物般的眼神。

 

怎麽新旧荣耀第一人的风格就差这麽多呢!这都让人不忍心拒绝了!江波涛内心里一波吐嘈,在对方期期艾艾的眼神中,缓缓叹口气,道。
「……好。」

-----請待第三回分解(喂

明天更新...!快速把稿子寫完好多腦洞還在等著我呢^q^(11.16)

摸摸應該不會被和諧掉吧(心虛) 明天...繼續.... 
老師周周他長歪了,他學壞了!(11.17)

工皮壽大大泥足深陷(點蠟(11.18)

评论(27)
热度(78)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