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松さん/一カラ】1/3の純情な感情(完)


※CWT42新刊試閱

※人名使用原文

※敏感詞彙太煩了,轉圖片又發不出去,要是這篇被刪就算了


在艰辛的就职活动结束後,兄弟们决定前往居酒屋犒赏工作後的自己(「不我们根本还没有开始工作啊」--三男如是吐嘈),选择座位时,老样子松野家四男和次男虽然没有任何对话,却不知为何坐在了隔壁。对於这两人之间奇特的相处模式,其他兄弟虽然非常不解,但这麽多年来也早就习惯,当作是一松别扭青春期过後遗留的痕迹来理解。


除了当事人以外,兄弟间知道那两人相处模式背後原因的,就只有人类国宝丶领袖魅力传奇的哥哥我了。


这实在非常不可思议,毕竟照理说松野家六胞胎除了各自的游玩行程以外,吃喝拉撒睡几乎都在一起,有意遮掩什麽事也不是那麽容易--不过自从他发现五弟会在河里游泳丶四弟会变成猫丶三弟是个重度偶像宅後,就发现其实兄弟间也不是真的什麽事都知道--所以只有自己发现松野家四男跟次男之间的纠葛,好像也很正常。


最初会发现一松跟カラ松的不对劲,其实是个意外。

おそ松这个人被称为奇迹的笨蛋,除了想恶作剧的时候外,即便在十四松的打呼声中,也能无忧无虑地在几秒内入睡。而那次他因为赖床赖了一整天,结果到了晚上精神百倍,而兄弟们却一个个都不愿意陪可怜的大哥一起通宵,让他很是无聊。


一个人在起居间转台转了半天後,おそ松无奈地发现电视果然还是跟兄弟争夺时最有趣。而当他决定起身回房,为了不吵醒兄弟而蹑手蹑脚地回到二楼时,却在房门口听见了非常细微的异样声响。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身为长男的おそ松,最得意的可就是分辨连父母都会认错的兄弟们,仔细一听就认出了是一松的声音。


而且他貌似还正在帮人撸●。

正在……帮人撸●……一松身边躺着的人……也就那麽一个人而已。


おそ松虽然一开始颇震惊地想着这两人到底在干嘛,但仔细一想,兄弟互相解决生理需求什麽的,不过就是自●的延伸而已嘛,根本算不了什麽(只要别把哥哥扯进去就好了)。安心下来的松野家长男温柔善良地回到起居间打发时间,等他再度回到房间後,两人似乎已经入睡了(也不知道一松有没有洗手)。


自那之後虽然偶尔会被干扰睡眠,但おそ松其实没有特别把四男跟次男的事放在心上。奇怪的是那个总是会被其他兄弟吵得睡不着的神经质三男,每逢四男(还是该说次男)的快乐时光,反而都睡得特别好,一次都没被吵醒过,这让おそ松觉得其实カラ松根本不需要唱什麽鬼摇篮曲了,下次三男有需要的时候就撸撸●,多容易又健康。


而前阵子因为おそ松闲得发慌,弟弟们又老是自己玩害哥哥很寂寞,於是无聊的长男拿了这件事当话题,试图想让同样宅在家里的弟弟理会自己。不得不说,一松最初因事迹败露而震惊的表情,简直是妙不可言,おそ松真心後悔当时没有机警地拍下照片,虽然就算拍了,估计也会被一松删除--不过当一松恢复平静丶开始像呕吐一样哗啦吐出一堆内幕後,就轮到挑起话题的本人饱受惊吓了。


弟弟早在几年前就已经顺利处男毕业什麽的!(比哥哥还早就是不可原谅!)

另一个弟弟同时间丧失了处女什麽的!(不知该不该让妈煮红豆饭,哥哥很纠结!)

长年调教下弟弟现在已经可以靠後面高●什麽的!(名列哥哥最不想知道的事第一名!)

但是感情进展不但是零,还退化到比童年时期更糟。(噢。)

--总之,这就是松野家次男跟四男没有办法好好相处的原因。


兄弟们在啤酒小菜送上後,纷纷开始讨论方才的就职活动,坐在おそ松右手边的カラ松老样子做出了极冻发言而被三男吐嘈「你是为什麽而生的啊カラ松」。对於兄弟间的对话,一松彷佛没有兴趣似地将下巴抵在桌上,和坐在隔壁的カラ松根本没有互动。难怪不要说迟钝得有剩的カラ松,就连比较敏锐的チョロ松跟トド松,都没能发现一松的心思。


真不知道该同情被欺负得莫名其妙的カラ松,还是该同情因为心意无法传达,而性格越来越阴暗过激的一松。虽然天天有好戏看也是很欢乐,但坐视这种恶性循环持续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发生什麽事的吧。


想到这,おそ松终究忍不住开口道。

「其实啊,我最担心的就是一松了。这种性格,一辈子都无法找到工作吧。」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吧?」チョロ松吐嘈。

「好像适应不了社会。」虽然不知道内情,但トド松倒是赞同长男的话。

「确实。」十四松同声附和。

「感觉会杀了上司。」不然就是杀了カラ松。おそ松不正经但带有几分认真地说。

「嗯丶嗯!」


五男连声点头,四男闷不吭声,但对於兄弟们有点过分的描述,倒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像是十分了然於心自己的评价,而此时カラ松也耐不住寂寞地开口了。

「呼……我是相信一松的。」

话语方竟,松野家四男立刻揪起了自家哥哥的领子,一旁的三男对於这事态发展十分错愕地大喊:「为什麽!他是唯一帮你圆场的耶!」


过去的おそ松,或许也会对这种情况感到困惑吧。

若是其他弟弟相信一松,别扭的四男一定会接受,因为他们不知道一松做了什麽事。而如果是自己相信一松,他大概也会接受,原因是清楚自己确实不在意。因为松野おそ松奉行的人生原则,本来就是「我开心就好谁理社会观感」。


近亲相●?同●恋?很重要吗?有比年纪一大把不去工作吃爸妈老本还坏吗?

当初听完一松的真心话大告白後,おそ松虽然很震惊,不过平静下来後,他这麽反问道。对於他的问题,一松先是怔愣了一会,接着就有点释怀地说:「因为是你才会这麽想吧」。


跟视世俗礼教为无物的自己不一样,カラ松本质上是很接近正常人的,搞不好还是兄弟中最像一般人的。在被一松这样那样的前提下,从他口中说出对一松的信任,一松大概很难理解……好吧,哥哥我也是有点困惑啦。虽然カラ松脑袋空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再怎麽说,也不至於误以为一松的日常行为很正常吧?一松的异常,可是就连哥哥我听到「塞跳●出门买东西」这类●片情节在松野家发生过时,都着实吃了一惊啊!(但一松下次不要在帮妈妈跑腿时做这种事好吗?那次全家可是盼着你们买的火锅料,饿得前胸贴後背啊!)


总而言之,不管カラ松是因为太蠢丶还是误会了什麽,这样的信任都不是一松想要的。


在无言的恫吓过後,别扭的四男沉默地松开了手,仍旧什麽也没说。看着眼中转着困惑泪水的次男消沉地缩回椅子上,大概还不明白自己作了什麽错误发言,おそ松忍不住有些同情了一松起来。


即使连原本的自己都几近崩坏,却连三分之一的感情都传达不到对方心里,想想过去的一松还算是六兄弟中相对正常的一个人呢……如今正常这两个字可几乎找不到半点碎片了。


啊-啊。钝感真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呀。长男忍不住笑了起来,道。


「被カラ松玩弄的一松,真的很危险。」


-END-

LOFTER荒廢了這麼久,來搬個文更新一下,

結果被系統弄得很煩躁X(

隨便啦被河蟹就算了氣死我了


篇名是來自於那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歌~~~

因為這幾句完全就是一松↓ 

壞れるほど愛しても 1/3も伝わらない

(愛得幾近崩壞 卻連三分之一都無法傳達)

純情な感情は空回り

(純真的情感不斷空轉)

I love youさえ言えないでいる My heart

(連I love you也無法說出口的My heart)

评论(9)
热度(27)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