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全职/叶修x叶秋)-3

※新刊《暗流》试阅


第三章

虽然还没过年,但机场已经比平时多了不少人潮。叶秋好不容易找到空出的公用电脑打发时间,百无聊赖地看起了“叶秋职业生涯回顾”的报导。

大神退役对电竞圈记者来说可是搏版面的好帮手,几乎各报都趁机做了专题,内容从赞叹到感叹、惋惜,只往好的方向写是退役选手才会受到的优待,现役可没有这种待遇。叶秋毕竟不像自家哥哥那般无下限,对于冠上自己名字的种种溢美之词,难免有点害臊。

一回首,原本只说要去参加比赛的叶修,不知不觉也当了快八年的职业选手。从离家出走开始算起的话,至今也超过十年了。难道过了这么多年,叶修还是很介意吗?虽然身为先出手的那方,叶秋自认没有说话的资格,但他还什么都没做啊!虽然凑得很近,但根本也没亲到!早知道当年亲下去就是了,好歹有赚到一点--青年烦闷地关上视窗,然后往候机室迈进。

家里的两老原先并不赞同叶秋在年节前出门,毕竟这样原本只剩三人的年夜饭就更加冷清了--而叶秋只好直接坦诚是要直接带叶修回去,也说了一定会在年夜饭前赶回家,这才得到爸妈的首肯。话说得好听,但叶秋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心安,想确认叶修的想法罢了--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样,那他会告诉叶修自己准备搬出去住,实在不需要顾虑自己而不回家。
虽然本就对这段感情不抱什么期望,但叶秋从没像现在这样明确地产生放弃的念头。或许在那么多年的挣扎后,对不起家人的罪恶感总算战胜了那存在心底深处的一点点自私与期待吧。

是时候把多年来水面下的暗流导回正确流向了。
听见头等舱和商务舱乘客登机的广播响起,叶秋抓起椅背上的呢子大衣,迈向了登机队列。

***

不久后,飞机降落在了H市的土地上。
兴欣网吧并不难找--或许全国有多不胜数名为兴欣的网吧,但叶秋猜想叶修那懒人根本不会花心思另寻地方落脚,所以直接开了嘉世俱乐部附近的地图,然后不到一秒就看见嘉世正对面有间兴欣网吧。因为不打算让叶修有心理准备想藉口搪塞,叶秋并没和孪生哥哥提过自己会造访的事,对于兴欣的位置也不过就是猜测而已--抱着一丝可能会弄错地方的忐忑,叶秋踏进了网吧。

当招呼他的女店员对他脱口说出“你搞什么?”的时候,叶秋就已经差不多确信了混帐哥哥确实在这工作,但他还是礼貌地又确认了一次:
“请问,叶修是不是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陈果--后来得知她是兴欣网吧的老板--肯定了叶修在这后,还十分周到地抛了饮料给叶秋,青年一时没能适应女孩子作派这么豪气,差点没接住。而在等待叶修从厕所里出来的空档,他和陈果又多聊了几句。

“哦?你才是叶秋?”女孩怔愣,似乎没想过叶秋是个确实有人使用的名字。
“我一直就是……”叶秋也答得微妙。
这还是他初次接触叶修离家后的生活圈,在那个圈子中,“叶修”和“叶秋”似乎是同义词,这让他不禁产生了一点异样感--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叶修用自己的名字生活了超过十年。

那家伙是用什么样的心境扮演叶秋的呢……叶秋好奇地猜测着。
当叶修终于从厕所里出来时,一身穿着并没有比上一回返家时好到哪去--上一次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所以如今叶秋的印象也有些模糊,但可以确定的是那时叶修和当时收入相比,穿着并不光鲜亮丽。看叶修边走来还边低头拍打裤线,这动作在老家也铁定是会被啰嗦的“不像话样”,叶秋突然很有实感自家哥哥在外面到底有多解放。

叶修见到他的态度看上去普通,这让叶秋有点松一口气,但一提到回家,两人的话题又显然地开始鬼打墙,这样的对话过去也不知有过几次,但每次都没能谈出结果来,而一旁的陈果见兄弟拌嘴不仅没走避,还光明正大看起戏来,让叶秋都没敢开口问出来时目的--反正在外人面前,叶修也不可能回答他真相。

有个旁观者让对话变成毫无意义的拌嘴,叶秋不禁有点急躁起来,但面对面确实缩小了叶修闪避话题的空间,几轮对话下来,叶秋各种能劝回家的藉口差不多都用尽了,只好笼统地说:
“你真该回去了。”
--却没想到最后是这句话让叶修改变了态度。

“嘿……”叶秋面前的青年咧开一个笑容。“我回去,你好跑出来是吗?”

叶秋闻言不禁呆住。
他什么都还没讲--要搬出家里的想法,他一个字都还没透露。
虽不知叶修从何生出这句话来,但他很确信,叶修绝不是随便猜猜刚好蒙中的。他八成已经察觉自己的想法,就像当年察觉自己准备离家出走一般。但比起叶修为何两次都能看透他意图,叶秋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会是叶修不回家的理由。
“因为叶修一旦回去,就会换叶秋跑出来”,所以不回去,这是什么道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两次要离家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让混帐哥哥能在家里自在生活,他才要走的?怎么听起来他倒像是个整天想跑出门玩耍的任性小孩了,任性的到底是谁啊!要是叶修能跟他好好活在一个屋檐下,自己哪还有离家的必要?
可恨的是网吧老板娘一直在旁边看着,连手机都已经摸出来了好像准备录像,害他甚至没办法光明正大喊出来:“是你一直躲我,我才要离家的吧!”
叶秋彷佛听到自己理智线断掉的声音,忍不住上前揪起了罪魁祸首的领子。
叶修平静地看着他,那有点挑衅的眼神大概是在说:“我说错了吗?”
--虽然可恨,不过叶修猜得还真没错过。所以叶秋只能恨恨骂了句“无耻”,至于究竟哪里无耻叶秋也说不上来。反正就很郁闷,什么都被算无遗策,而且在当事人诡辩下自己还变成理亏的那一方,真是说不出的苦闷。

“现在看来,教育得还不够。”叶修淡定地说。
这种翻不出如来佛掌心的感觉已经很让人讨厌,某人还在那里火上添油。叶秋也实在没别的招式了,只能咬牙切齿骂道:“跟我回家!”
“不可能。”答案在意料之中。

叶秋瞪着一脸理所当然的青年,感到各种不可理喻。又不让他跑出来,又不要跟他一起回家,那到底是要他怎样?乖乖在家里等他回去?这什么人啊?
“累了没有?赶紧给我放手,没大没小的。”

叶修随手拍开揪着自己衣领的手,叶秋也很干脆地放开了。
他还真的有些累了,心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这种拌嘴对象,还真赶不上垃圾话的节奏。此刻他突然对叶修的那些敌方战队,以及跟叶修混了八年的嘉世俱乐部产生一丝敬意……他们平常的精神消耗得多大啊?叶秋还真不敢想。

后来因为话题带到叶修偷身份证,叶修便说明了一下当年的行迳,没想到话题就这样兜到了离家出走的事。

“哦?那你那时也想离家出走,你是想去干什么呢?”叶修问,叶秋一怔。
“呃……我……”
这要他怎么回答?难不成还要当众说出来吗,因为我喜欢你?因为你不喜欢我?网吧老板娘看着呢!叶秋一时语塞,同时脑袋也为了编造藉口而高速运转起来。
“或者说,你当时有理想吗?”某人还在咄咄逼人,无法无天了这!
“我当时的理想……就是离家出走……”叶秋干脆自暴自弃。

无视一旁老板娘喷饭的表情,叶修将话题继续了下去。也是这时,叶秋才第一次听说了家里放任叶修在外当电竞选手、以及叶修阻止叶秋离家的原因。

“所以说,现在马上给我回家过年去,我到了时候自然就会回去。”结束一长串的解释后,叶修神色如常道,而叶秋听得是一愣一愣。
所以……叶修离家只是单纯想打游戏,又担心自己一去不回而已?
确实他离家是为了避开叶修,所以既没目的、也没设期限--如果叶修一辈子见到他都尴尬,他也的确可能就这样一直在外头游荡下去也说不定。叶修身为哥哥的一番话确实解除了叶秋一直以来的负疚感,同时得知对方根本没把那阵子的尴尬放在心上,又让他有那么点失落。
叶秋不发一语。
这样不是很好吗?庸人自扰的问题都解决了。并没有他所想像的什么水面下的暗流,自然也就毋须导向正确方向了。并没有他想得那么复杂,他也不需要搬出家就能解决一切。

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不是吗。那么,心头些微的失落又是什么呢。
无视那残存的一丝惆怅,叶秋淡淡笑了。
“明天回去也不迟。”语毕他望向陈果问道:“老板娘,借住一天方便吗?”
“借住多少天都没有问题。”陈果立刻答道。

对于叶秋厚着脸皮跑来尝试庶民生活,叶修意思性地吐了几句垃圾话,却也没真的阻止。令叶秋有点意外的是叶修隔了十几年,竟然还记得他爱吃的菜。相较下叶修跟两个妹子同住一起的事都没那么有冲击性了。

长年的感情终于画上了不太完美的句点,为了庆祝,叶秋还要了平常很少碰的酒来喝,本想说让叶修挑他平常喝的酒就好,没想到叶修自己并不喝酒,最终还是得由叶秋自己跑上楼和陈果一起挑。叶秋对酒类不是那么了解,随便乱挑的结果就是初次明白了自己酒量原来浅得不可思议。

但是这些回忆都不坏。等过了这天后,一切就能回归正常。
皆大欢喜。

评论
热度(23)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