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全职/叶修x叶秋)-2

※新刊《暗流》试阅


第二章

“叶家长子的离家出走”,曾是所有与叶家有交情的人的禁忌话题。
叶修最初离家的几年,所有人都不敢询问叶修的生死,怕一个不小心触到伤心事;后来听说叶家长子还好好活着后,也不知该怎么问他为何不回来、以及现在在做什么--这种种尴尬情事,都导致叶家亲朋好友干脆略过了所有有关叶修的话题,也因此从没有人知道,对于哥哥离家这件事,最耿耿于怀的人其实是叶家次子。

具体而言,是因为心虚及内疚。不光是自己准备了逃家行李,叶秋猜想:就算不是全部、自己应该也是叶修离家的部分原因。
--包括叶家父母的所有人都没发现,事实上在叶修离家的一个月前,两兄弟之间都弥漫着微妙的气氛。
***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双子除了外表外,通常也有着非常相似的气质与喜好。但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叶秋和叶修的性格就迥然不同,甚至连喜好也都兜不在一起。因此大部分人几乎都能在认识两人后轻易分辨出他们。幼时两人还能偶尔玩玩假扮彼此的小游戏,年纪渐长后,几乎也只有当他们不开口的时候可能会被误认了。

在叶修还没离家前,这种差异就已经很明显。虽然叶母为了省事,总将所有活动都安排两人一起参加,衣服也都买类似的款式,但两人在自己的私人时间时,却总是分开行动--而后两人初中有了自己的房间,私人时间就区分得更加清楚了。叶修待在房里用电脑居多,叶秋则常在客厅及书房活动。也因此,他们通常不清楚彼此最近在做些什么。对于两名儿子这样奇妙的相处模式,叶家父母也早已习惯。
他们并非刻意制造与对方的差异性,也从未产生疏离感。相反地,他们还挺常在不约而同的情况下,发现对方做了类似的事情。
像他们这样的双胞胎正不正常,叶秋并不清楚。但叶修对他来说从来不是“另一个自己”,也不是“哥哥”,就是“叶修”而已。虽然两人口头上互相称兄道弟,但那些称谓的实感其实相当薄弱。
--毕竟他们出生的时间也只差了不到一天而已。

而后,原本就相当薄弱的兄弟实感,不知从何时开始发生了变化。也许是自叶秋凑巧听见流言的那天起吧。
他听说有女孩子暗恋自家挛生哥哥,并且在大庭广众下告白。当时听说有许多人跟着起哄,而叶修或许顾虑到女孩子的心情,当着众人的面,既没接受,也没拒绝。
当朋友告诉叶秋这消息时,原本他还打算当成一件趣事,回去好亏自家哥哥一把的。但最终听到叶修没有拒绝时,叶秋却发现自己怎样也无法摆出笑脸。

或许只是不适应最亲近的手足先一步长大,有了更喜欢的人吧。叶秋想。
他以为这种无以名状的郁闷情绪很快就会淡去,却想不到越想忘记、就越是在意。而他也发现自己竟然连“找叶修本人确认他到底答应那个女生没”这种小事都开不了口。

随着日子过去,这种混沌的情感渐渐膨胀。最终他好不容易才能正视“无法忍受有人比自己更接近叶修”这个事实。苦恼旁徨了太久,连意识到自己对孪生哥哥怀抱异样情愫的当下心情,叶秋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是一种恍然大悟、也许还有些窃喜,却又混杂着难以接受与自我厌恶的感觉吧。
后来他意外从叶修那得知他并没有接受女同学的告白,则又是后话了。至于为什么拒绝,据叶修的说法是:“玩早恋?我还不被妈抽死?”--虽然本人是这么解释,但叶秋感觉得出来,叶修应该只是刚好对对方没有感觉而已--那货要是父母说东就不敢往西,猪都可以飞。

知道叶修并没有答应让叶秋松了口气,不过他们并不会永远停留在早恋的年纪,叶修也不可能一辈子没有喜欢的人。
要是不快点习惯,以后有嫂子时该怎么面对啊?叶秋拚命说服自己成熟点。但却一点用处也没有。这时他不禁庆幸两人不同房间,只要在外表现得自然些,他心里的那些心思,就算叶修也是发现不了的。

--不过要是情感能百分百用理性控制,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为情所苦。
那天一如往常,叶母要看电视的小儿子去叫窝在房里玩电脑的大儿子吃饭。叶秋本想在叶修房门口喊喊就算,但当他不甘愿地打开门时,对方却难得地不在电脑前。叶秋花了点时间适应房内昏暗的光线后,这才看见房间主人正躺在床上沉睡着。
在不知什么鬼使神差之下,叶秋走近了床边。
少年低头凝视着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睡脸,不禁思索对这张脸产生别样情感的自己,是不是其实有自恋狂--而当他一回神,自己已经距离那张脸几乎零距离。

太近了!叶秋吓了一跳,反射性正想退开,却又硬生生把动作停了下来。兄弟的肢体接触不像姊妹那样频繁,而他和叶修之间又比寻常兄弟更少了些,所以这难得的机会,竟让他一时有点舍不得退开了。当叶秋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初吻断送在死没良心的哥哥身上时,应该沉睡中的某人就睁开了眼睛。

叶秋永远不知道那时叶修是刚好醒来,或是原本打算装睡想整自己,但显然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是出乎叶修意料外的--因为当时混帐哥哥难得怔住,而弟弟则是吓得猛然退了好几步。
要是自己当时反应不要那么惊慌,而是若无其事调侃叶修惊讶的表情就好了,或许那之后的演变不会是如今这样。叶秋几年后回想起来,不禁后悔自己的愚蠢搞砸了事情,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当时叶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让房里陷入了奇妙的沉默。先受不了这诡异寂静的人是叶秋,他仓皇地逃了下楼,而叶修则比他晚了许久才下楼吃饭,什么话也没说。
自那之后,原本无意识地按自己步调生活,自在保持若有似无交集的兄弟俩,变成了有意识地避开了彼此共同活动的时间。尴尬的气氛虽然没有明显到引起父母注意,但彼此心知肚明。

叶秋正是那时决定离家出走的。
用离家出走称呼可能言重,叶秋当时只是单纯想趁暑假,没有目的地出去游荡一阵子。初中刚毕业,暂时还没有课业压力,而他也觉得和叶修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瞒着父母溜出去开开眼界,搞不好再回来时两人就不会再尴尬了--叶秋是这么设想的,也觉得这计划一箭双雕、再完美不过。于是他立刻开始着手准备行李,此时兄弟不同房的好处又再度突显了出来,叶秋得以光明正大准备逃家,根本不虞被发现。

--他却没想到叶修还是早一步察觉了他的计划。
叶秋始终没想透叶修是凭哪一点看穿的,自小那个混帐哥哥什么事情的动作都比他快上一步,就连出生也硬要比他早那么一点。所以当叶秋发现自己离家出走用的背包消失,立刻就冲去了叶修房间。
那里果然早就空无一人,叶秋也马上明白,那货又再一次抢在了自己前头。

叶修难道是因为同样原因才离家的?在哥哥消失的这些年间,这疑问也就一直跟着叶秋。
每当叶母感慨大儿子不在身边时,小儿子心里就不禁怵得慌。他总觉得母亲的感叹自己该付上一半责任。由于儿子离家出走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叶父原本禁止任何人去寻找叶修,还气得拍桌大骂:“叶秋就没那家伙这么多歪脑筋”,让真正的主谋很是心虚。

除了心虚外,当然也有被叶修坏事的气愤。叶母在长子失踪后对剩下的儿子看得紧,让叶秋迟迟找不着机会将脱逃计划推倒重来,只好暂时放下这念头--说是放下,却也伴随了好几个不甘的失眠夜晚,几乎整晚都在诅咒自家老哥早日放弃、快些回家。
气归气,最初的情绪过后,接下来就是担心与不安。行李是叶秋准备的,他自然明白里面根本没有多少旅费,毕竟自己原本只打算随便出门晃晃而已,并不是什么长期的离家计划。叶父冷静下来后,也没阻拦母亲去报案。但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过了两个月,警察还是没发现不知名少年在街头游荡。俗话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叶家所有人都不认为叶修会把自己搞到饿死路旁,既然找不到人,那自然就是有接应的人或是什么依身之处。

但是叶修能有谁接应?叶秋再清楚不过自家哥哥的人际关系,那家伙可没有这种交情的朋友。
初中的最后一个暑假结束了,叶修仍是毫无音信。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终于连叶母都平静了下来。叶秋在复杂心情中,迎接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一人的开学典礼。

叶家的气氛也变得十分诡谲。并非过于郁闷,相反地、气氛十分明朗。所有事情一如往常,没有人再提起叶修出走的事,彷佛叶家长子只不过去朋友家作客几天而不是失踪,没有必要严正以待似的。在这种危险平衡的气氛里,叶秋也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做着往常两人一起做的事。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念书、一个人准备大学考试。读书读累的时候,偶尔他会去看看母亲定期清扫的混帐哥哥的房间,随意猜测房间主人此时在做些什么,不过基于叶秋对一般人生活贫乏的认知,他实在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叶修现在的生活。

然后某天午后,他接到了一通电话。
当时父母还没回家,接听电话的工作自然落到叶秋头上,少年放下做到一半的功课冲到电话边,拿起话筒却没听见任何声音。
“喂?喂?恶作剧吗?”叶秋连喂了几声,大热天接到无声电话,简直令人火大。他正想挂电话,话筒那端才终于传来了人声。
“哦,叶秋啊。还想要是别人接我就挂了,正好。”
久违地听见那似陌生又十分熟悉的语气,叶秋不禁一怔。来者连自介也省了,直接阐明来意道。
“不说别的了,总之借身分证一用啊。”
欠揍的语气如此怀念,叶秋不知道此刻自己想打人的念头强些、还是其他心情强些。只是下意识回了话。
“身分证……做什么?”
“打比赛,不方便抛头露面,所以用你的名字。”

聪明如叶修,所有人都猜测他逃家在外会换个名字行走,却没人想到他就那么简单粗暴直接盗了叶秋帐号。叶秋一时回不出话来,又瞥了眼时钟,算算爸妈也快到家,但多问几句近况的时间应该还是有的--这三年来叶修都没消没息,害他老在心虚不安中煎熬度日,结果当事人倒是听起来过得还算有声有色。
“什么比赛?”叶秋问。
“网路游戏,说了你也没兴趣。”
“有得吃住?”
“老板包了。”
“这样……那东西怎么给你,你要回来拿?”
“哦,我已经自己拿了,只是说声。”
“……”这句话令叶秋彻底无言。
这还叫借吗?事后告知一声就算了?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叶秋几年没听孪生哥哥嘲讽的说话调调,倒是没什么生疏感……因为对方一点都没变。

“那你什么时候打算回家?你也在外面待太久了吧?”
叶秋真不想承认自己问这句时竟有点小心翼翼的,好在叶修回得正常,没半丝异样。
“等拿个冠军再说。”
“好吧,那你有手机没?你不回家,好歹留个联络方式吧。”
“我没手机。有事QQ,帐号你记下。”
说着叶修就随口报了串号,叶秋连忙抽纸记录,手忙脚乱还不忘问。
“对了你工作地方什么名字?老板怎么样?”
“喂,家里现在没人?你话这么多是要害我被发现的懂不?”
要不是当初某人偷拿他准备好的行李,现在是谁害谁被发现还不知道呢!
叶秋觉得这人简直颠倒是非,一瞬间脑子还闪过干脆把通话拖到爸妈回来的念头--但也只有一瞬间。不拆穿对方正在干的坏事是他们出生以来的共识,毕竟真要揭发的话,他们彼此手上都有一长串对方的把柄,经年累月累积的战果。
虽然吐嘈,但最终叶修还是回答了叶秋的问题。
“老板是我朋友,人品信得过。其他你就自己搜嘉世战队吧。”
“好吧……待会就去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叶秋也没指望他会吐露更多的事,悻悻然挂了电话后,先加叶修QQ,然后才开始搜寻嘉世。

叶秋一看官网上的俱乐部地址,才发现自家哥哥跑得可远,竟然跑到H市去了。官网还释出了战队的宣传视频,不过叶秋连看几个都没看懂在做什么,干脆放弃地点开选手介绍来看,而自己名字竟被高高挂在列表第一位,又让叶秋无语了一番。

逃家就逃家,还搞得这么高调!叶秋心里吐嘈。
不过叶修看似随兴,做事还是很缜密的,绝不会临时要参加比赛才突然改报叶秋名字,所以他现在叫叶秋,这代表他离家至今的三年来,大概一直都是用自己名字招摇撞骗--被这样叫三年,也真亏他不会有心理障碍!现在还敢偷本尊身份证了,是不怕他就这么回报给爸妈?

--不过叶修敢这么做,自然就是吃定他不会出卖自己。
叶秋继续浏览“叶秋”选手的资讯,选手照片果然空着,就是不知道叶修打了比赛后还能隐瞒多久--叶秋滑鼠滚轮往下一滑,瞟见角色帐号栏写着一叶之秋,不禁一愣。

这命名也太懒了吧!叶秋顺手点开才刚通过好友的叶修QQ,正想吐嘈叶修的命名品味,调侃下“这么大个人了还离不开弟弟?取名取得有水平些好吗?连个成语都错字,你的语文老师正在哭泣啊!”,但当他看见那昵称上也挂着一叶之秋,顿时又原因不明地别扭了起来。

冷静冷静,不要想太多,就是个随手取的角色名字而已,没有太多深意。叶秋鄙视了一下容易被迷惑的自己,最后还是没点叶修小窗,继续埋首课业去了。

后来在叶修的QQ昵称还挂着“一叶之秋”的期间里,他很少主动戳对方。一来他搞不懂叶修捣鼓的那些什么银武材料、技能点的,二来既然知道叶修在哪,日子混得还可以、也有打算回家,叶秋也就踏实了下来。

当成对方去异地念书就是了,叶修再怎么混帐没身为长子的责任感,也总不会一辈子不回来的。
何况,他觉得自己也还需要时间沉淀和遗忘。叶秋摸了摸看见一叶之秋这名字后还未完全平复的心跳,不禁有点面热。


评论
热度(26)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