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全职/叶修x叶秋)-1

※新刊《暗流》試閱

第一章

叶秋又浏览了最后一次,这才慎重地在文件盖下印章。像是窥见叶秋手头上的工作告一段落,当他理好文件堆,活动下紧绷的肩膀,准备继续奋战时,办公室里也同时响起了嗡嗡的震动低鸣声。

青年拉开抽屉瞥了眼来电显示,顿时无奈地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
“喂?”听见另一头传来熟悉的女声,叶秋不禁叹气。“妈,不是说工作时别打来吗……”
电话那头的叶母没有理会抱怨,急切道:
“小秋,你快查查网路新闻。你哥他好像退役了。”
“唉?”
青年闻言一怔。在反应过来“退役”两字代表什么意思之前,叶秋的手已经下意识移到滑鼠上,迅速在搜寻引擎输入电竞之家四个字。
“有吗?有没有看到?”叶母在另一端催促。
“你不要那么急……网页都还没跑出来呢。”叶秋一阵无奈。
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母亲现在的心情。
在叶修数年前那么唯一一次回家后,双亲才终于明白长子长年在外都靠什么过活。虽然叶父不怎么待见“整天打游戏的不正经工作”,但母亲仍是相当上心--所以即使内容一个字也看不懂,但叶母还是时不时会买刊登了嘉世报导的电竞报,因此叶修退役消息刚发布,叶母竟是家里最先知道的人。
电竞之家的网站不知是否因为浏览人数暴增,开启速度慢得惊人,首页花了好几秒才终于完整显示出来,幸运的是叶秋毋须继续忍受这开启速度,因为他要找的新闻就摆在首页正中央。
“啊,有了……‘荣耀教科书发表退役声明’……那家伙还真好意思接受这种称号。”叶秋忍不住吐嘈自家哥哥显摆至极的称号。而自家长子在外名声有多响亮,显然不是叶母此刻最关心的事。
“对吧?我没弄错吧?这就是他不打游戏的意思对不对?那他应该要回来了吧?”
叶母问题四连发,谨慎的叶秋还开了其他几家电竞报的网站,这才回应:
“其他网站也发布了一样的新闻,看来是确定的消息。”

确切来说,电竞相关媒体此刻都被这头条新闻洗板了--在叶秋随手点开的几个网站首页,自己的名字都霸占了最显眼的位置,让他感到有些心情复杂。
“那你快问问你哥什么时候要回家。”叶母又说。

果然是为了这事。叶秋毫不意外地靠上椅背,无意识地转着手上的笔,道。
“他处理完事情就会回家了吧?再怎么拖,顶多就到过年前吧。现在都十二月了。”
“那你可以问他,需不需要我们去H市帮忙搬家什么的啊!”
“他一个人在外面活十几年了,还有什么不能处理的。”叶秋受不了地翻白眼道。
或许因为叶修离家时还是个十几岁少年,叶秋有时觉得母亲理智上明知叶修跟他同年,早就不是小孩了,但在她心中,他哥永远还停留在离家的那年纪。虽然叶修也不是没回家过,但只停留不过短短一天就又离开--显然这段时间还不足以刷新母亲心中的少年形象。

“这样……好吧。”叶母勉为其难接受了叶秋嫌麻烦的说词。正准备挂电话时,终究还是忍不住再次叮咛:“但你还是问看看,我好打扫他房间啊!”
“好啦知道。”叶秋敷衍应道,赶在母亲想起更多交待事项前切断了通话。

叶秋意思性地戳叶修QQ,离线留下“妈问你何时回家”的讯息后,就重新埋首于文件中了。忙着忙着,自然也就忘了这回事。
--而当叶秋再次想起母亲交待的任务时,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过年前正是公司最忙碌的时节,中午休息时间一到,叶秋几乎是在躺上沙发那刻就陷入了深沉睡眠。当手机铃声响起时,他甚至没能意识到那不是手机的闹钟声,随手按下通话键并放回茶几,青年就想再赖床个五分钟。
“喂喂?”
电话里传来喂喂声,叶秋意识模糊的大脑先是闪过“闹钟怎么会有人的声音”,过了几秒后才猛然坐起,急忙捞起手机。
要是客户打的电话就太失礼了!青年没来得及看显示,赶紧将话筒贴到耳边道:“呃、喂?”
“唉终于有声音了,刚才怎么回事?”
话筒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不是任何一位客户的声音--叶秋先是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睡眠被硬生生打断的不悦这才噌噌弹了出来。叶秋倒回沙发,忍不住埋怨:
“妈……说了工作中……”
“不是休息时间吗?”叶母很自然地跳过这个话题。“小秋啊,这都快过年了,之前要你问你哥什么时候回来,你问了没?”

完全忘了还有这档事。
叶秋猛然睁眼,在心里啊了一声,不过表面上自然是没动声色。
“问了……”
“结果呢?”
“哥他没回。”
“那你没再问?”
“再问他也不一定会回……你忘了他那个人有多不像话吗。”
“我看你是把这事给忘了吧?”多年和两只快成精的狐狸儿子拆招,叶母也不是吃素的。
“嗯。”叶秋大方地承认。
“嗯什么嗯,快把这事办了,顺便问他现在在哪,你爸嘴上没说,还是很期待他回来吃年夜饭的。”
“那你直接问叶修啊!每次都要我去问。”叶家次子烦躁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我又没有你们年轻人在用的QQ,你哥也死不办手机,我怎么问他?”
他不办手机,还不是为了躲开你的问题轰炸!那个混帐就是这么卑鄙地把事情都丢给可怜的弟弟一人承受!叶秋听着电话另一端各种要他转告给叶修的小叮咛,突然对于自己因工作不得不办手机这件事感到悲愤。

好不容易通话结束,叶秋把热得发烫的手机放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QQ去弹自家哥哥泄恨--可以的话他也很想直接打电话给叶修,那样垃圾话倒起来也爽快的多,不像QQ留言,还不知道叶修哪时才会看到。
叶秋丢了一句“你人现在在哪?”,果不其然没收到回应。青年翻了翻对话记录,上一则讯息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还是他问的那问题:“妈问你何时回家”,而叶修当然是没回。

退役了不回家还能去哪?难道那货无耻到到换家队伍东山再起?
叶秋不能否认这种可怕的可能性,只好又打开电竞之家的网页,但搜了半天也没看到“叶秋”和其他队伍签约的新闻,刚好瞥见的讨论串也有人提到,选手退役一年内不能复出……那看来叶修除了回家,还真的是没地方去了啊?那他到底人跑哪了?

叶秋整个下午就在忙着消化工作和思考这个问题中渡过了,自然也没收到叶修的回覆--明明动手指打打字对那个游戏宅来说根本易如反掌--只恨那个混帐就是没手机,打去他前东家问退役选手的去向,也绝对不可能得到答案。
直到叶秋睡前临时起意开了QQ,这才收到了叶修的回覆。
“还在H市。”
“你也太慢回应了吧,不是说职业选手手速吗?”他忍不住吐嘈。
“晚班,起床不久。”

晚班?叶秋盯着这词发愣。叶修没回家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找了新工作?他怎么不知道自家哥哥是这么勤劳的一个人?叶秋满头雾水,下意识问:
“那你之前怎么没回?”
“适应新工作,忙得一时给忘了。”
“什么工作?”
“网吧网管。”
叶秋差点没摔了滑鼠,立刻用和哥哥同样天赋异禀的高手速爆发式地回了一长串话。

“网吧网管的工作还需要适应吗!你到底是为什么离家出走的啊?为了当网管吗,你不是吧?与其做网管,你干嘛不先回家给妈看看?你知道妈问了我几次你什么时候回家吗?你这不孝子!”
叶秋吐嘈道,不过这次却久久没得到回应。对方异样的沉默,令叶秋感到了一丝不安。
--“叶修为什么离家出走”,这可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问题。
早在叶秋第一次加叶修QQ时他就问过了,那之后也不着痕迹地问了几次,不过叶修从来没正面回答过,不是当没听到,就是狡猾地回避了过去。叶秋查过荣耀开始营运的时间,是在叶修离家出走之后,换句话说,“为了打荣耀”应该不会是叶修最初离家出走的原因。
难道原因真是他所猜的那样?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叶修不愿回家的理由也很明显了。
--因为他这个“理由”还住在家里呢。叶秋怀着一丝不安,不甘地又连发了好几串讯息过去,但是直到他所能想出的贫乏垃圾话词汇全都告罄,回答仍是石沉大海。
“叶修你装死?”
“不回应?”
“真不回应?”
“我要睡了喔?”
一边随手发著垃圾讯息,叶秋打开了航空公司的网站。
过去几年,他都还能说服自己哥哥正专注于梦想、不想回家是正常的,所以他也没有太过执着于原因,总是想说反正叶修不打游戏了就会回来吧--
而当这个藉口消失,叶秋也同时失去了自欺欺人的理由。究竟叶修不愿回家的原因是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也有责任亲自去确认。
叶秋订完飞往H市的机票时,QQ视窗仍旧没有跳出更新。同时时间也晚了,青年想想明天迟到的可能性,最终还是决定不继续等待叶修的回覆,悻悻然关了机--下线前,顺便再补骂一句不孝子代替晚安。

***
隔天进办公室时,叶秋才总算收到某人下完副本后迟来的答覆:
“你这说话方式挺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什么?”
这回覆实在牛头不对马嘴,叶秋回翻对话记录,先是半害臊地看完了自己那串洗屏的垃圾话,但仍旧摸不着头绪。不过这次叶修倒没有放置他太久,很快就回了QQ。
“在说你那串垃圾话轰炸呢,哥看到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讯息量,内容又水得可以,差点以为手抖点错了小窗。”

什么啊,原来是在说这个。叶秋心里翻了个白眼,回道。
“什么人交什么朋友。”叶秋想表示对哥哥的鄙视,却不知自己这句话让遥远G市的某位话痨选手躺了枪。
“这时间你怎么在线?”叶秋又问。
“大夜班。早班。懂?”叶修显然困了,用字愈发精简。
叶秋无悬念地理解了孪生哥哥的意思,并因此皱了皱眉,不大赞同叶修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你这工作怎么这么不健康啊?日夜颠倒。”
“你这工作怎么这么闲啊?有空上QQ?”叶修复制贴上前半句。
看到回覆,叶秋顿时在心里默念了十次飞往H市的班机号码,这才按捺下立刻冲去揍人的冲动,回道:
“我要去工作了。对了,你那网吧叫什么名字?”
“兴欣。怎么?”

你不回家,我只好亲自去找你啊。
叶秋暗自想道,不过作为叶修晾他一晚的报复,叶秋没有回应对方,而是直接关上了QQ视窗。

评论(4)
热度(31)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