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双鬼]一期二会(上)

※台灣ICE花博場的雙鬼新刊《一期二會》試閱

※平行世界設定

※軒哥沒死!真沒死!他活著!(為避免被打重覆三次)




键盘和滑鼠的点击声如暴雨般密集,又像是有着规律,萤幕上闪动出各式绚丽的效果。吴羽策维持着高度专注,循着节奏交替放出技能和普通攻击,直至荣耀两字闪出,才终於放松下来。

青年摘下耳机,动了动有些僵硬的颈部和肩膀,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你刚才恍神了,最後几个技能节奏不对。」
「……罗嗦。」吴羽策转身就是一拳挥去,看也不看发话者。对於他毫不留情的粗暴,李轩一点也不以为意--因为下一刻,吴羽策的拳头就穿过了李轩半透明的身体。

李轩「曾经」是人--他生前的记忆只停留在出车祸为止,之後发生了什麽事丶为何留在人间而没去地府报到,一概不知。
那车祸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了,而後李轩就飘荡至今。渡过无法接受自己已死的最初那段时期後,李轩先是藉机闯进不少身为平民百姓没机会去的地方,像是高级俱乐部一类的,但因为什麽也碰不了,又没办法离开X市,没多久新鲜感一过就开始觉得无趣。
而传说中的鬼差也一直没来抓他走,无聊至极的李轩最後乾脆回了学校。以前李轩还在世时,巴不得整天都没课,好回宿舍玩荣耀,变成鬼之後日子是闲下来了,但闲得蛋疼--附带一提鬼没有触觉丶自然也没办法感到蛋疼。

就在某天李轩又到学校四周乱逛时,竟意外闯进了吴羽策的房间。
他先是注意到了萤幕上熟悉的荣耀画面,忍不住就多瞥了几眼,然後立刻发现,这青年玩的竟是鬼剑士--这可是李轩最擅长的职业--李轩立刻伫足於青年身後,原本想点评一番权当打发时间,但半小时过去,他惊讶地发现,屋主的技术含量几乎与网游中号称第一鬼剑的自己不相上下。看了半小时,他竟找不出多少毛病可挑。就在吴羽策连续PK十几场後,疲累终於让他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失误。

李轩当下忍不住就呼了声可惜。
吴羽策也注意到自己疏忽了,操作先是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开始补救已经混乱的节奏,幸亏悬崖勒马颇有成效,局势终究没因这差错而扭转。青年见萤幕显示出胜利後,这才呼了口气,并立刻摘下耳机,回头往李轩看来。

呃……他应该看不见自己吧。李轩暗暗想着,眼前的青年有着一双狭长丶眼尾上挑的眼眸,虽然感觉有些凶悍,却不难看。李轩仗着自己是个鬼,放肆地打量着屋主,而青年的视线却也执着地盯着他,时间之久让李轩不存在的心跳都忍不住加速了,还有些心虚,最後他转头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後有什麽--

「还看哪?就是你。」
随着冷哼响起,一句话迅速将李轩的视线给拉回了青年身上,那青年挑着眉,没好气地盯着闯入自己房间的不速之客。

惊慌失措的鬼魂丶异常冷静的人类屋主,这就是他们初次见面时各自的身份--和正常情况完全相反。经历几分钟的交谈後,李轩这才发现对方竟是荣耀里另一位鼎鼎大名的大神级鬼剑玩家,更巧的是,还是跟李轩同个学校的学弟。
吴羽策听完李轩的境遇,称不上同情或有什麽感觉──毕竟他们素未谋面,他也只能口头上告慰一下这个成了游魂的学长。休息差不多告一段落後,吴羽策向那鬼魂说了声再见,就打算继续投入荣耀中。

当了快一个月隐形人的李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聊天对象,对方既不怕鬼丶还是个共同职业又实力相当的荣耀玩家。见吴羽策挥手赶人,李轩一时竟舍不得走了,超水平发挥出从没用过的缠功技能,软磨硬泡吵得吴羽策烦得要命,最後李轩终於成功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这一留就留了大半年。
当了这麽久室友,李轩总算也摸清吴羽策的脾气。一人一鬼除了老为鬼剑士的最佳技能点配置吵架外,处得算是相当愉快--吴羽策也从一开始每天威胁要找人来超渡地缚灵,到现在根本习惯了李轩的存在,不仅进门时会说「我回来了」,睡觉前还会跟他道晚安呢。

就在习惯了平淡日子的今天,李轩身上发生了一件普天同庆的变化--原本碰什麽东西都会穿透过去,现在竟然碰得到东西了!李轩喜不自胜下,也不敢随意乱动吴羽策的私人物品,更不敢开了门就随便出去乱逛(他现在穿不了墙了),只好在屋里瞎转,按捺着等屋主放学。

好不容易听见门口传来钥匙转动声,李轩立刻冲了过去,想给「室友」一个友好的拥抱好分享喜悦,结果下场是直直穿过了吴羽策,和门板来了个深度交流。在吴羽策难得放声大笑了许久後,一人一鬼总算对现状有了认识--李轩是碰得到东西,但只限无生命的物体。

两人好歹也同居了快一年,李轩每天郁闷得出鸟的生活吴羽策都看在眼里,总算还抱有一丝同理心的吴羽策,手一挥大方允许了李轩使用房里的任何物品,前提是使用权以屋主优先。

在一一说明哪些东西不能碰後,吴羽策立刻开了电脑,进行起今天的荣耀日课,李轩也站在一旁精神上积极参与。这一年来,无聊的鬼魂李轩每天最大的乐趣只有看吴羽策玩荣耀,而今天的雀跃度可是完全不同--等吴羽策去睡觉後,他可以久违地亲自玩!即使只能用吴羽策的人妖号,也完全不影响李轩的好心情。

--於是,在李轩既兴奋又期待的心情中,有了故事最一开始的那番对话。
吴羽策毫不意外自己拳头落空,毕竟他就是知道不会打到李轩身上,才用上了全力,意思性地表达对李轩叨念的不耐烦。收回拳头後,吴羽策瞥了眼挂钟,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惦量剩下的睡眠时间後,青年转身俐落地退了游戏和帐号卡,顺便关机。

「等……」
吴羽策的手速可是职业级,因此待李轩出声,青年一气呵成的动作早就执行完毕,李轩的後半句:「借我用下电脑」也消逝在了空气中。

吴羽策显然完全忘了李轩全程守在自己身旁的目的,看李轩一副期待已久丶最後肉骨头却被全盘收走的大狗落寞样,青年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要用自己开,不用问我。」
吴羽策丢下话後就起身盥洗去。在他洗完脸爬上床的时候,李轩早已迫不及待地开了电脑。
吴羽策的QQ设定了自动登入,李轩原本没打算碰触吴羽策隐私,所以打算丢着不管,但开启後不断响起的提示音却让他烦不胜烦。荣耀登入也需要花点时间,李轩索性将游标移上了QQ的软体图示,才想退出软体,就发现消息盒里累积的讯息量还在不停增加,而且全是同一人的讯息。

这人该不会是找吴羽策有急事?要点开来看看吗?会不会惹吴羽策生气啊……要是害他以後都不能碰电脑了怎麽办……
李轩将游标停在那名叫李迅的联系人名称上,不禁犹豫了起来。在他思考的几秒内,讯息条数还在不断爬升……李迅还在不停地敲字呢。李轩自认手速已经相当拔尖,但这人看来手速也不慢啊?就算一字发一条讯息,这速度也是够快的了!说来吴羽策也有双速度不下於他的快手,难不成自己的手速其实很普通?
看着不停闪烁的头像,李轩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地点开了对话视窗,目不斜视对话记录,只敲下一串字丶送出。

「他睡了,有事明天找。」
完成任务,李轩正想把对话视窗关掉,就见萤幕上飞快又跳出好几条讯息。
「咦你不是吴羽策?」
「他竟然留人在家里过夜?」
「欸你是谁啊?」
「让我八卦下嘛!」

惨了!
李轩完全没想过怎麽解释自己身份,连忙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把QQ关掉,没看见後来李迅充满八卦求知欲的洗屏。而李轩那一点点做错事的心虚感,在看到熟悉的游戏画面後立刻被抛诸脑後。
每天只能看吴羽策玩却不能出手,对他这个骨灰级玩家来说可是很大的折磨。所以即便那人妖号的技能点比起逢山鬼泣来说并不称手,李轩也硬是玩了整个晚上,直到吴羽策起床时都还没消停。

吴羽策洗漱完後人也清醒了大半,看见那鬼魂还窝在电脑前玩得十分投入。想起每次玩荣耀时李轩都在耳边叨念,甚是扰人,吴羽策忍不住就走到了李轩背後,一方面是想瞧瞧李轩是不是真的那麽有本事,另一方面则是想如法炮制丶来个以牙还牙。环胸站定在李轩背後片刻,就连硬脾气的吴羽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唠叨的鬼玩起鬼剑士确实有两把刷子。

吴羽策忍不住认同了李轩曾说过的话,如果他们生前就认识,就可以每天来场PK了。像他们这等级的玩家最渴求的已不再是橙武丶银武,而是值得一战的人。
只可惜……

「你早上有课?」李轩结束副本,察觉身後有人,於是便摘了耳机。
「嗯。」吴羽策走神猝不及防被抓了个正着,语气不是很好。
「那你回来前再借我玩一阵子啊!太久没玩了停不住。」
「……随你。」看那鬼魂兴奋期待的表情,吴羽策心头顿时涌上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像是有什麽东西哽在了胸口。为了掩饰这怪异的情绪,他连忙转身走向衣柜。

吴羽策出门前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鬼魂正专注着,完全没察觉自己要出门了,这其实算是好事,吴羽策并不习惯出门上课也有人送到门口--他就是不喜欢跟人一起生活才单独住在外面的。但屋主出门,客人还在悠哉玩电脑,又让他觉得那家伙好像把这里当他家似的,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算了。他还是快完成心愿然後成佛去吧。
吴羽策关上大门落锁,觉得自己真他妈难得温柔了一把……只不过这份温柔只持续到了一个小时後,他踏进教室时。
青年走到平常习惯的位置,旁边却意外地坐着熟悉的面孔--那是同样加了踏破虚空公会而认识,後来又意外发现同校的李迅。

「李迅,你没修这堂课吧?」来教室睡觉做什麽?推了推趴着睡觉的少年,吴羽策莫名其妙地问。
「嗯?啊丶你来啦!」李迅先是迷糊地应了几声,意识到是谁叫他後随即迅速坐起,期期艾艾地看着吴羽策在他身旁放下包包,坐好。

吴羽策被李迅期待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原本想置之不理,最後还是扛不住那眼神,问。
「……你想干嘛?」
「欸丶我只是想问问,昨天那是谁啊?」终於等到这句话,李迅八卦魂马上全速运转。

吴羽策好歹在他们院里也算半个名人,出了名的硬脾气,还有一点点刀子嘴豆腐心的倾向。因为不喜欢和人一起住,所以搬到校外。
这样的人竟然让人留宿在他家?
「什麽?」吴羽策摸不着头绪。
「我是问,昨天谁在你家过夜啊?」
「你不是知道我一个人住?」吴羽策没好气地甩了个眼刀过去。
「那昨天晚上是谁回我啊,难不成是鬼吗?」
吴羽策愣了愣,这才想到昨天睡前确实把电脑借给了「室友」,但李轩会代替他回覆吗?他并不像会擅自看自己QQ的人啊。

「欸丶你……怎麽不说话啊?」
吴羽策看上去就是会对怪力乱神嗤之以鼻的人,迟迟没等来他的毒舌吐嘈,让李迅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没什麽。」吴羽策拿出笔记用具,想着回去要跟李轩确认一下。
这轻描淡写的反应让李迅心中警铃和八卦心同时大作了起来,既觉得自己不该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灾难上,又好奇得像是心上有猫爪在挠似的。

「喂,你那里发生过什麽奇怪的现象吗?还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的?该不会有不乾净的东西吧。」

不是该不会,确实就有,最近力量还越来越强,都能碰到实体物品了。吴羽策懒得理会李迅,忍不住翻了白眼。



------------------

確定不再加印後會公開後半(包含肉)

评论
热度(37)
©百樓 | Powered by LOFTER